【一八】黑色契约 六

楔子() () ()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拿到了拿到了。”急匆匆地拿着一本帖子递给张启山,齐铁嘴看也没看就端起桌上的茶杯喝起茶来。“晚上最后的一个活动,就如之前佛爷问到的是一样的,就是戏曲。不过这曲目不同一般人家的玩法,在北平大户人家的玩法是,点戏。”

  打开帖子扫了下的张启山抬起头看着那人,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而在这新月饭店的玩法就更大了……”说到这里的齐铁嘴再一次拿起茶杯喝水,刚放下的时候才发现……

  “佛爷我……好像拿错你的杯子了,我再给你倒一杯来。”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了。”重新拿起齐铁嘴面前的杯子喝了起来,张启山一边看着帖子一边说:“继续说吧。”

  看着那人喝茶时上下滑动的喉结,齐铁嘴也跟着咽了下,回过神来赶紧看向张启山手上的帖子,“而新月饭店的玩法就更大了,价高者得!也算是给明天的拍卖会热热场子。”

  “佛爷,二爷给选的那首穆柯寨……你觉得怎样?”

  “既然是二爷选的,自有他的道理,不过听二爷说,彭三鞭是他的戏迷。既然是票友,那这房间里面应该也会有胶碟。”

  听到张启山的话,齐铁嘴连忙跳起来,在留声机附近的一个柜子里面一通翻找,还真给他找到了。

  “真的有!”一边打开留声机一边给张启山准备字笔的时候齐铁嘴忍不住怀疑,为何新月饭店会对彭三鞭的喜好如此了解?

  难怪那么了解!相好还真的在这里!听着去偷鹿活草失败而归的张启山说明情况后,齐铁嘴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点大。

  这粗壮的西北大汉居然是新月饭店的贵客?那他们这次是不是算捅到马蜂窝上了?

  “不过……”看到齐铁嘴扶着额在房间里面转来转去的,张启山这才开口,“她好像不认识彭三鞭。”

  “她?是谁?”成功被吸引到注意力的齐铁嘴看了过去。

  “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那个送我们过来的司机,小新。”张启山这才道出了后续。

  “什么!!!”齐铁嘴感觉到自己的认知有点差错,难怪卦象上又是贵人相助又是有惊无险,新月饭店的大小姐不就是贵人了吗,真的是又惊又喜。

  看着那人又在因为这事愁得转来转去的,张启山伸手就把人往床上拐去。

  “诶!佛爷你这是在干嘛?”惊讶于对方的动作,齐铁嘴连忙挣扎了起来。

  想着自己刚才瞧见对方眼睛下略带的青紫,张启山叹了口气,“去睡觉!”

  “啊?”

  第二天,看着同在贵宾席上的人,“没想到日本人也会过来凑上一脚,佛爷,你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一旁的张启山轻轻翻阅着侍从送上来的本子,指着最后一页的三样商品,“日本人的目的……应该是这个。”

  看着本子上的商品以及上面的标价,齐铁嘴暗自咂舌,待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这才跳了起来,“锁芯竹、紫萝魂还有鹿活草!我滴个乖乖!新月饭店哪来的本事一次搞到这些!”

  看到齐铁嘴的反应,张启山皱了下眉头,看了过去,“你知道这些是什么?”

  见张启山一脸不解的样子,齐铁嘴点了点头,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示意张启山靠过来后才低声的说,“这标价本上的三样都是传说中的物品,鹿活草相信佛爷也是知道的,能药死人,肉白骨;锁芯竹,据闻是在仙人的庭院内生长千年的灵竹,如若仅仅是摆放在家里当做藏品就能出入平安,和气生财,如是贴身佩戴更是能百邪不侵;而这紫萝魂,我曾在古书中看到过,此乃当年天墉至宝,据说能接驳断脉,就连全身瘫痪的病人服用过后都能恢复如初。”

  听完齐铁嘴的解释后,张启山看向了日本人坐的地方后,环顾四周,却发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隔间,这个隔间本就在不易看见的方位,外面还搁置了屏风,就不知里面的人是敌是友。

  不久,拍卖会开始,这铃一个接一个敲下来,价格一个接一个地抬上去。很快的,齐铁嘴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身,靠到张启山身边,“佛、佛爷……这才刚开始就玩那么大了,那待会最后三件展品,会被抬到什么个价啊?”

  一边品着茶一边听着身后略带焦急的声音,张启山好心情地翘起了一边的嘴角,“老八你这是怕我这一场烧掉了全部家财,养不起你了吗?”

  看到位置上的人还有心情在开自己玩笑,齐铁嘴气的转身就走。

  看着那人急匆匆地就走了,就连自己也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张启山暗自放下茶杯。

  等到那人再一次回到包厢的时候,却被递过一个包。

  不解得抬起头看着齐铁嘴,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佛爷,这是我这么些年做买卖积攒下来的,除去生活上所需。都在这里了,你拿去吧!”

  看着那人一脸大义地递着皮包,张启山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那只包,一扯,不动?再次抬头,只见齐铁嘴一脸不舍地紧拽着皮包。张启山再次一用力,就把皮包拽了下来。

  这边齐铁嘴砸了砸嘴,丧气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就到了最后的重头戏,最后三件展品。但是谁也没想到接下来的玩法竟然是盲拍?

  礼仪小姐:“接下来的拍卖是我们最后的三件拍品,鹿活草、锁芯竹还有紫萝魂。”

  “紫萝魂!那是我们天墉至宝!怎么能让其沦落人间任人拍卖!”一听到这个名字陵端就坐不住了,站起身就要冲出去把本属天墉的宝物夺回,重新供奉回该在的地方。

  结果没走几步就被人揽了回来,“陵端,你这是要干什么?”

  左右挣扎身子却挣不出陵越的禁锢,陵端气道:“大师兄,那本该是我们天墉的东西,我要去将它夺回来!”

  “稍安勿躁,你身子不好,此事我自有分寸。”把陵端安置回了椅子上,转身看向了展台的方向,“天墉的东西,自然是要回到天墉的。”

  想到自己这被废修为除仙骨的没用身子,陵端气的一锤椅子。

  没有理会屏风后面的争执,礼仪小姐继续说道:“此次拍卖规则为盲拍,既是不展示物品进行拍卖。另外尚有一个目的,就是作为彭三鞭先生向我们小姐的聘礼,只要彭先生拍到任意一件商品,就可以抱得美人归!”

  这一下,全场的人都看向了张启山。

  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的齐铁嘴尴尬得看着瞪着自己的张启山笑了笑,“佛爷,没想到出来一趟,还能多位嫂子,这不是挺好的吗……”

  看着瞪着自己越发凶狠的人,齐铁嘴也只好转移话题,“那还拍吗?”

  “拍!”

  “三件都要?”

  “要!”

  也只能如此了,船到桥头直然直。奇门八算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评论(9)
热度(48)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