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童话AU】齐八八梦游幻境

爱丽丝梦游仙境AU(一八你写我猜)

--------------------------------------------------------------------------------

  看着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张副官,齐铁嘴这才停下脚步,“哎呀,你这呆瓜搞那么急干嘛,我要整理好才好跟你去佛爷那边啊。”

  张副官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这话,只是着急着看了眼怀表就转身先齐铁嘴一步出门了。

  没好气得看着对方急匆匆的样子,整理好衣服的齐铁嘴这才上了车。

  齐铁嘴看着这一路过去的风景,有些皱眉,怎么这次佛爷派来的人开车晃成这样啊,晃得我,都有些困意了。

  想着想着,他调整了下身子,闭上眼睛歇息起来。

  “八爷,八爷……”被身边的人摇醒,齐铁嘴这才发现自己是睡着了,眯着眼睛他看了眼摇醒自己的卫兵,扶起了歪倒了的眼镜,“嗯?到了,张副官呢?”

  卫兵让开了一下身体,齐铁嘴这才看到车外不停看着怀表的张副官。

  齐铁嘴皱了皱眉头,走到张副官身后喊了一声,就看到那人惊了一下,转身看见自己这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齐铁嘴就感到自己被人拉着走,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张副官居然直接就拉着自己快步走了起来,嘴里还不断念叨着念叨着,“糟了糟了,佛爷那边要迟到了!”

  就这样被揪着走了一小段路的齐铁嘴有点扛不住了,伸手拍着那人:“呆瓜!呆瓜你慢点!”好不容易张副官松开了自己,撑着膝盖喘了好几口气的自己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吓了一跳的齐铁嘴这才发现起不对来,张副官居然没有等自己?他着急的往前走了几步也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

  叹了口气的他只好摇摇头,反正都到佛爷家门口,总不成会迷路吧,这才抬起脚来,结果才刚踏入佛爷家门口,齐铁嘴就感觉得到脚下一空,整个人就这样栽了下去,紧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之前齐铁嘴只有一个想法:不会吧!张启山你居然把地室入口建在门口!!!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只看见陆建勋坐在自己面前,想到自己竟然在和陆建勋在自家香堂喝着茶,什么情况?不是应该已经到了佛爷家了吗?

  看着眼前的情况,难道自己在和陆建勋谈话的过程中睡着了?怎么可能,看着面前这诡异的情况,正想抬手掐指一算,坐在对面的陆建勋正好放下了茶杯,“怎么,齐八爷不愿意加入我这一派的话,那不如给我算上一挂可好?”

  听到这话,齐铁嘴也只好放下手来对着陆建勋说出了早已算好的内容,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自然就是陆建勋被齐八爷气的摔杯而去。

  看着那人被自己气走后,齐铁嘴笑了笑,拿起了眼前的茶杯喝了起来,喝了一口后,他感觉到今天的茶怎么味道这么奇怪,既不像普洱,也不像自己平日习惯的金骏眉,这小满啊,做事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想着他就要放下杯子去教训一下那小子。

  但是,没走几步齐铁嘴就发现不对劲了,左右一看,他吓了一跳,身边的椅子怎么变得这么高?观察了下周围,这才发现,不对!是自己变小了!

  什么情况!

  百思不得其解的他只好抬起手给自己算了一卦,但却怎么都没有显示自己到底是身处何方,卦象上也只是显示,南方。

  将信将疑的齐铁嘴也只好朝着南方走了过去。

  走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齐铁嘴这才发现了一个自己现在的身体刚好可以穿过的门,他小心推开了那个门,却看见张副官竟然在那边急匆匆的走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的齐铁嘴急忙追了上去,“诶!张副官你等我一下!”

  仿佛听到声音的张副官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看了下身后,却好似没有看到齐铁嘴一般,转过头焦急地走向远处。

  齐铁嘴看了下那个方向,南方?

  想到了自己之前的那个卦象,他赶紧跟了上去。

  结果跟了一段时间后,齐铁嘴丧气的发现自己竟然又跟丢了……

  无奈的走了几步,抬头一看,咦?解语楼?

  看了眼张副官离开的方向,齐铁嘴思考了下,罢了罢了,待会和解九会合了,再与他一同到佛爷那边去吧。

  结果一走进解语楼,就看到里面一张大桌上就两人在那里忙活着,定晴一看,竟然是解九和吴老狗!

  齐铁嘴走进一看,竟然一大桌的美食,连忙不忿得抱怨道:“好你个解九,约了吴老狗吃好吃的居然都不叫我! 亏我平日里给你算卦都不带收费的!”

  听到齐铁嘴的抱怨,这边头都没抬的解九就怼了回去,“齐八你还好意思说,每次找你来都血光之灾,搞得我家姨太太见到你都绕着躲了,谁还敢请你啊。”嘴上虽怼,但手上还是递过一杯茶水。

  被解九的话堵了一下,齐铁嘴张了张嘴没在说话,笑笑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这我不也没说错嘛。”

  “你话是没说错,但你就不会换个说法吗?血光之灾血光之灾的天天这么说能不吓人吗,夫人们都被你吓怕了。我就说你做事莽撞嘛,每次顾头不顾腚的!你以为谁都像我和解九一样不怕你啊!”一旁的吴老狗这才放下手开了口。

  “谁说的!佛爷就没怕过我,没事就让张副官来接我过去。”心知怼不过对面两个人,齐铁嘴只好默默喝茶,小声地吐槽。

  “佛爷请你去那还不是因为现在佛爷府上还没夫人,要是有了夫人哪还禁得住你这么吓啊你。”吴老狗边说便开始站起来。

  听着吴老狗的话,心里越发不舒服的齐铁嘴只好岔开话题,“瞧你说的,佛爷这不是还没夫人嘛,其他的……等有了夫人再说……诶诶诶!吴老狗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打算煮了三寸钉?”看着吴老狗从个茶壶里面掏出一只三寸钉再塞到另一个茶壶里面,吓得齐铁嘴连忙从狗五手里抢过三寸钉。

  “你这人!怎么说三寸钉在你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这么快就打算吃了它?”看着三寸钉被拿了回去再次塞进茶壶里,壶里的西藏獚也乖乖的不动,再看解九直接塞了一块肉进去,看着这两人的动作,齐铁嘴也不好多说,只好坐回位置上吃着桌子上的点心。

  “对了,今日不是九门聚会吗,你两怎么还在这里呆着?”看向窗外的风景,齐铁嘴居然看见张副官就站在解语楼后门仿佛在等着自己,回头看看解九和吴老狗两个人坐在那边各自有着自己的动作,齐铁嘴这才感觉到了情况的诡异,道了声“告辞”后,这才从后门走了出去。

  跟着张副官一路走去,刚走进一个巷子的拐角时发现自己竟然又跟丢了人,齐铁嘴不禁暗自感叹道自己体质是有多差,连张副官都跟不上。

  只能顺着巷子一直走下去,结果下一个路口齐铁嘴就感觉自己撞到人了,抬头一看,面前没人?仔细一看就看到陈皮一个人倚着墙站在不远处,他连忙快步上前问道,“陈皮你有没有见到张副官从这边走过。”

  听到齐铁嘴提张副官的时候,陈皮却一反常态的笑了起来,“怎么?你找那家伙那什么?想跟着他去什么地方吗?”看着陈皮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靠近的时候,齐铁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被逼到墙上后只听到陈皮的声音,“还是说你觉得自己能走得出去?”

  听到这话的齐铁嘴连忙抬起头却发现自己面前的陈皮已经不见了,只听到一句话传来:“你就顺着这条巷子一直走吧,总会走到目的地的……”

  如此怪异的场景也让齐铁嘴不敢再逗留,他连忙加快脚步往巷子外走去。

  这一次他决定赌一次,不再去找张副官了,直接去佛爷家里,看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路过去,左右的店铺和平日的毫无异样,但是一眼看去却没有一个路人在街上走着,他只能加快脚步。

  路过一处军营的时候,齐铁嘴只听到里面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想了想,他转身走了进去。

  一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张启山站在那里领着士兵训练,他连忙几步走上去。

  “佛爷总算找到你了,这一通可让老八我一顿好找啊。”一边说着话一边喘着粗气。

  只顾着说话的他却没发现这边张大佛爷转过身来笑的一脸温柔得看着自己,忽然一只手伸来抬起自己的下巴,强迫自己看着他,这时却听到了佛爷那低沉的声音,“既然那么难找的话,那……不如老八你就留在这里陪着我吧……我们以后不分开了可好?”紧接着就感觉到了嘴唇上柔软的感觉。

  听到这话的齐铁嘴感到自己心脏处仿佛漏了一拍,感觉到对方动作的他立刻就反应过来连忙推开张启山,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咬了咬下唇,转身就跑出军营,这时候却听到身后的命令声:“全体出动,给我把齐八爷请回来!”

  “是!”

  妈呀,听到这个命令的声音,齐铁嘴暗感不妙,自己这走几步都喘气的身体怎么跑得过那群天天训练的兵啊。

  正当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抬头一看,竟然看到陈皮就这样出现在前方的墙边,他敲着身边的一道门看着齐铁嘴说:“齐八爷,不要怪我不照顾你,至于要不要进去……就随你了。”话音刚落,齐铁嘴就看到陈皮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因为看到的这一幕让他犹豫了起来,但是身后传来追赶的声音,惊得齐铁嘴连忙推门进去,但是一推门入内就感觉到自己脚下一空再次往下坠落。

  感觉到脚下一空,齐铁嘴一惊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时候正好撞上了他上方的脑袋,一声哀嚎之后,只有齐铁嘴捂着脑袋喊疼。

  而另外一个被撞的人却只是停顿了一下,再次伸手探到齐铁嘴额头,“总算不烫了,齐八爷你够可以的啊?来参加个九门聚会也能在车上睡着还发起烧来,你身子这么弱的话,那还不如直接在我张府内住下了可好?”

  反应过来那人是谁的齐铁嘴连连摇头,看得那人皱眉。他俯身抵着齐铁嘴:“不愿意吗?”

  等待许久都没有得到那人的反应,张启山也只好起身准备离开。

  但却没走两步就被人揪住了衣服,他只是停下等待那人的话。

  “你给我留了客房不就是让我常来打扰嘛,大不了我就在这里住下了,只不过香堂那边还是要常常回去的。”

  转身靠着床边坐下,张启山看着对方,“那不止留在府内,留在我身边可好?”

  “恩。”


评论
热度(21)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