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九

楔子() () () () () ()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数日后,再次来到张启山府上,这次居然直接被请进了卧房,齐铁嘴有些惊讶地看向管家。见到齐八爷看向自己,管家了解得答道:“夫人和佛爷在客厅呢,所以佛爷才让我请您来卧房。”

  “夫人?尹小姐吗?”听到称呼,齐铁嘴顿时了然管家说的名字,但不知为何却是感觉闷闷不乐。他朝着管家点了点头,走到书桌旁坐下,“那齐某就在此等待佛爷与嫂子谈完事情吧,有劳张管家了。”

  很快张启山就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抓起了齐铁嘴的手检查对方是否有摘下二响环。

  看见二响环好好的戴在对方手腕上的张启山满意地点了点头,“老八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被一直握着手的同时,齐铁嘴看到了张启山腕间那只原本属于他的二响环,脸上一红,连忙将手收回来,“是夫人的事情……数日前,解九去看了下夫人,情况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夫人貌似有话要与你说,想请你过府上一趟。”

  “是夫人有事,不是二爷有事?”看着齐铁嘴点了点头,“好,我明日安排好事情就过去红府一趟。老八你有时间的话一起过去?”

  听到张启山的邀约,齐铁嘴下意识地一缩,回绝道:“我就还是算了,夫人有意请你过去的话,想必还是佛爷独自去见会比较好。”

  “报!”看着张日山走了进来,佛爷点了点头,示意张日山直接说话,“佛爷,找到陈皮了。”

  “陈皮?陈皮怎么了?”不明所以的齐铁嘴连忙问道。

  看到张启山点了点头,张日山转身看向齐铁嘴,“就在你们从北平回来的那天,陈皮被陆建勋从牢里以重刑犯的名义带走了,目前收监在西郊的一间监狱里面。这间监狱平日都是用于收押死刑犯的。”

  “陆建勋……怎么又是他?”

  “陆建勋怎么了?”那人喃喃自语的声音被张启山听到了,张启山看向齐铁嘴,“他去你那了?”

  品了口之前管家上上来的香茗后,齐铁嘴点了点头,“北平刚回来没两天他就上香堂来招揽我了,不过最后被我气走了。”

  “老八,今日我还有事要先办,你先回香堂吧,我找两个人送你回去。”思虑了下,张启山还是站了起来去换了军装。

  看着张启山的动作就明白他的意思,齐铁嘴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用不用,我自个回去就可以了,一路上也好打听打听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

  一路跟着佛爷去到西郊的监狱,张日山感觉越发紧张,因为西郊监狱审讯犯人一向毫不手软。刚一下车就闻到了空气里面隐约透出的腥甜味道,张日山就知道不好。果不其然,一进入监狱,就看到陈皮被两根绳子吊起来,浑身上下皮开肉绽,张日山在张启山的指示下快步走到陈皮旁边将其放下。抱着失去意识的陈皮,张日山动作也不禁轻柔了起来。

  看着动作异常迅速的张日山,张启山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向了一直执行审讯的卫兵。

  “今天我就要将人带回去,有人问到,你就说我张大佛爷。你拦不住。”说完便转身走出监牢。

  看着车上的陈皮,张启山直接下了命令,“副官,将陈皮送到医院去,找个信得过的医生。这几日你就在医院照顾他,有什么需要的就让人直接去领就可以了。”

  听到张启山的话,张日山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立正敬礼后就跟着车到医院去了。

  “哥……其实你不用专门抽时间出来陪我的,你那么忙,让桃花跟着我就可以了。”看着带自己出门又在辛苦照顾自己的二月红,丫头很不好意思。

  听到丫头的话,二月红笑了笑,仔细地打量着妻子,“怎么会呢,其实平日我也想带你出来逛一下的,只不过之前梨园的事情有点抽不出身来,现在已经空闲下来了。当然有时间可以陪你。”

  “这怎么可以,怎么能为了我耽误了你的事情……”生怕打扰到二月红的丫头连忙拒绝。

  “傻丫头,我不为了你还能为了谁?”抬头看见一家照相馆,二月红拉起丫头,“来,我们去拍照,之前你不还说想要一张我们两个人的照片吗?”

  “夫人您再向先生这边靠一点,这样看起来会更加的甜蜜,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挽住先生的手,最好呢,可以靠到肩膀上。”刚从国外回来的摄影师仿佛对长沙的形式并不熟悉,直接称呼二月红丫头为先生夫人。

  看到丫头羞涩紧张的样子,二月红笑了,伸手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再笑着看向摄影师。

  见到这个姿势显得更加温馨,摄影师也点了点头,“这个好,先生麻烦您就这样揽着夫人别动,马上就好。”

  “咔嚓”一声,随着相机的响声,温馨的时光就这样被映入了照片,成为永恒。

  走出照相馆,二月红看着丫头,“还有哪里想去的吗?”

  摇了摇头正想说话,却被一阵咳嗽打断,丫头连忙拿起手帕就捂住了嘴。

  见到丫头咳嗽不止,二月红慌了,连忙扶住丫头,为她顺气,“怎么会?吃了药之后不是应该就会好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见到二月红的模样,丫头连忙拉住他,“哥,没事的,咳……这个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好的,药有效,真的有效……”看着丫头不断哀求的模样,二月红不忍再说些什么,直到他看到了手帕上的血迹,连忙抽出来,他犹豫地确认着,“这……是什么?”

  看着手帕被抽出,自己一直隐瞒着的秘密就这样揭露在二月红的眼前,丫头只能闭上眼摇着头,嘴里还不断呢喃着,“有用……真的有用的……”紧接着忽然身子一软,失去了意识。

  “丫头!丫头!!!”感觉到丫头身体靠在自己怀里不断得往下滑,二月红焦急得呼喊着夫人的名字。好一会都没有见到丫头回复意识,急忙一把抱起丫头就往府里冲去。

  “快!把丫头的药拿过来!快点!”刚一走进府里,看着还没迎上来的管家,二月红大声喊道。

  吓得红管家连连点头,呼喊着丫鬟们烧水的烧水,找药的找药,顿时红府忙作一团。

  听到脚步声急匆匆地走到门口,却不断在门口徘徊着,二月红顿时走出来喝到,“夫人的药呢?”

  原来是丫头的贴身丫鬟桃花,听到二月红的声音,桃花吓得浑身一颤,这才转过身哭丧着脸看着二月红,“爷……夫人……夫人的药不见了!”

  跟随着桃花一同过来的红管家连忙在一旁私图转移二月红的注意力,“爷,夫人的药找遍全府都找不到,那现在该怎么办?”

  听到管家的话,二月红这才从怒火中清醒过来,连忙对着管家说:“快!快去把解九爷请过来!”看着急匆匆就要离去的管家,二月红忽然叫停了他,“等等!再去香堂那边把八爷也给请过来!”

  不久,红府的下人就回来了,看着床前压抑着脾气的二月红,哆哆嗦嗦得说:“二爷……府里的下人让我转告您,八爷出游去了,九爷……九爷外出访友了!”

  药不见了,两位当家人都避而不见,二月红也明白了这是发生的什么事情。

  “哥……”听到声音二月红连忙看了过去,果然是丫头醒了。

  “不用找了,是我把药还给了佛爷的。”听着丫头的话,二月红心痛得无以复加,“佛爷?为什么把药给佛爷?为什么不吃药?”

  摇了摇头,紧紧盯着丈夫的脸,手抚了上去,仿佛想要狠狠记住对方的样子。这样的话,即使是走丢了,也能再次找到对方。

  “二爷,我不悔。”

评论
热度(42)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