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八爷减肥记

OOC我的锅!!!

此文梗源于最近因为减肥节食被虐出幻觉的本人

------------------------------------------------------------------------------

  “佛爷我胖吗?”

  听到这话的张启山讶异地将视线从报纸移动到了斜在自家沙发上啃着苹果的齐铁嘴。

  “不胖。”视线再次看向手中的报纸。

  听着张启山的话,齐铁嘴“哦”了一声,再次举起手上的苹果往嘴里塞,但是放到嘴边的时候却停住了。

  想了想,还是放下了啃到一半的苹果,凑到张启山身边,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了,“佛爷,您早上几点晨练?”

  拿着报纸翻了一页,“5点。”

  咽了咽口水,“那,这几天我留宿您这里可以吗,就我往日住的那间就好。”

  放下报纸的张启山终于看向了齐铁嘴,“你到底想干嘛?”

  “嘻嘻,没想干嘛……”齐铁嘴调整了下姿势,“就是,那个……”

  “佛爷您早上晨练的时候,能喊我一声吗?”

  听到齐铁嘴的话,张启山上下打量了齐铁嘴一下,感受到目光洗礼的齐铁嘴也不由得坐直了身体。

  再次举起报纸的张启山这时只回了一个字,“好。”

  次日,站在齐铁嘴门前的张启山,看着怀表里的分针跳到Ⅰ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直接推门进去,看见还窝在被子里睡的正香的齐铁嘴,一把掀开了被子。

  早晨的寒意还是很厚重,被掀开被子的齐铁嘴一下子就冻得缩了起来,这才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张启山,齐铁嘴哆嗦了一下,“佛爷……让我再眯一下,再眯一下下就好……”正要拉过被子的齐铁嘴抬头却看见了张启山越发阴沉的脸,连忙坐起来,“我起来!起来了!”

  看见那人起来了,张启山转身走出客房,可等到怀表的分针从Ⅰ跳到Ⅱ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直接走进客房将再次倒在床上的齐铁嘴提了起来。

  看见脸色全黑的张启山,齐铁嘴彻底醒了,他笑了笑,“佛、佛爷,您今日印堂隐隐发黑……需要我给您算一卦吗?”

  “那老八,你有给自己算过?”

  听着越发阴沉的声音,齐铁嘴缩了缩脖子,赶紧爬起来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外出办公回来的张日山路过操练场的时候却无意看到两个身影,定晴一看,那不是佛爷吗?今天的操练怎么速度慢了那么多,再看向他身后的那个,八爷!

  张日山不敢置信的揉了下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了张启山身后的那个上气不接下气的人,正是齐铁嘴无误。忽然想到了数日前自己去香堂接八爷时候无意的话语,微微张开了嘴。

  八爷这不会是当真了吧!

  第二天,张启山站在门口看着怀表跳到了Ⅰ却还是没有人出来,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去将人提了起来。

  看着连续两日跟在张启山身后的人,张日山扶额,八爷果然是当真了。

  待到操练结束后,连着吃了好几顿素菜的齐铁嘴看着桌子上的佳肴咽了咽口水,看着张启山一如既往的夹着肉食,再看看摆在身边不远处的那碗莲藕炖猪蹄,挪了挪椅子,有些怨念的看着张启山说道:“那个……佛爷,能不能让张嫂下次不要准备那么多肉食,您看只有您一个人吃,我又不吃,别浪费了吧。”

  听着齐铁嘴的话,张启山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好。”

  第三天,看着桌面上唯一的一份肉食,齐铁嘴转身想对正在用餐的人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将那盘莲藕炖猪蹄移到了离自己更远的地方。

  当晚,张日山回到府里就看到张嫂在收拾桌面上的剩菜,看着桌面上唯一没有动过的莲藕炖猪蹄,对着张嫂问道:“张嫂,这几天怎么府里天天都有莲藕炖猪蹄?”

  正在收拾碗筷的张嫂也没抬头,一边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一边回道:“佛爷吩咐下的,只要八爷来府里就要做莲藕炖猪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做的都没人吃,难道我的手势退步了?”

  身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张日山也不好说出来是自己的锅,只好笑笑,端起那碗莲藕炖猪蹄对着张嫂说:“张嫂,别浪费了,我带回房里吃了就行了。”然后和张嫂打了声招呼端着就回了房里了。

  第四天,再次在饭桌上看到莲藕炖猪蹄的齐铁嘴再也忍不住了,被饿了几天的肠胃无不叫嚣着要吃肉,肉香的味道也引诱着齐铁嘴的筷子渐渐伸向了那碗莲藕炖猪蹄里面。

  当晚,张日山被叫进了书房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第五天,张府恢复到了往常的伙食,齐铁嘴也回到自家香堂吃香喝辣去了。

  次日,因为有事再次来到张府的齐铁嘴,看着操练场上的张日山,好奇得问道:“这张副官怎么一直顶着烈日在跑圈?”

  随后就听到了从书桌后面传来了四个字。

  “磨练身心。”

-------------------------------------------------------------------------------

评论(14)
热度(87)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