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一

楔子() () () () () () () ()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唱戏那家死了人,这白幡都挂起来了。”

  “是啊是啊,这年纪轻轻就死了老婆,肯定是命里相克。”

  “不会吧?哪来的说法?”

  “得了吧,长沙城谁还不知道那天二爷带着夫人出来没一会夫人就咳血了,回去没多久就见到二爷抱着人去张大佛爷家求药去了,最后的结果就是求药不成被赶了回来。”

  “诶,对了,听说夫人去世那晚,二爷还抱着人到十里河滩的面摊逐家敲门要买面来着,就是人家店家打烊了愣是没开门,你说这事真的假的?”

  “谁知真的假的,反正我也是听回来的。倒是这红二爷现在终日流连花枝柳巷的,怕是对夫人也没多上心吧……”

  一路追过去就听到行人的谈话,张日山心里一沉,怕是陈皮也听到这些闲言闲语了吧。

  果不其然,到了红府门口就看到陈皮跪在门外呆呆得看着里面的灵堂,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张日山见状快步上前拉起陈皮,“别跪着了,节哀顺变吧。”

  还不甚理解自己看见的情况,陈皮就忽然被人拉了起来,呆呆的转过头看着拉着自己的张日山,回想起自己一路上听到的闲言闲语,陈皮忽然一拳打向了张日山,“谁他妈要你张家人的可怜!猫哭耗子假慈悲。”

  话一说完,就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了。

  “不知道陈舵主还好吗?”听着一口夹杂着外来口音的汉语,陈皮斜了一眼刚从墙边走出来的外国人,“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果然是好犀利的陈舵主,”见到陈皮没好气地看着自己,裘德考也开始了自说自话,“那又不知道陈舵主知不知道你师娘真正的死因呢?”

  “我师娘没死!!!”大声的反驳也让陈皮自知无力。

  看着亮出九爪勾的陈皮,惜命的裘德考连连道歉,“好好好,既然陈舵主你说你师娘还没去世,那我们就当她还没去世好了。不知陈舵主你可知道你师娘的病本是有救,但是……”

  裘德考说话留半句的态度越来越让陈皮感到不痛快,手里越发握紧九爪勾,随时准备甩出去,“但是什么?”

  “相信你也听说了,张启山张大佛爷收回了万金求来的药,就连你的师父二月红亲自到府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都不肯拿出那救命的药来给你师娘。害得你师娘当晚就病发不治,可怜二月红抱着你师娘敲遍了十里河滩的面店,就是没有一家肯开门做他生意的。可惜可惜。”裘德考适当的挑出了一些“重点”告诉陈皮。

  “果然,姓张的就没有一个是好人的!”一边这样说着,但是脑海里却浮现出张日山的模样,陈皮晃了晃脑袋,想着,张日山他妈的也不是好人!自己真的是睡昏了头。

  “佛爷,这二爷整日不回家,流连花枝柳巷也就罢了,可是夫人的棺椁还摆在家里没下葬呢。”一想到二月红的那个态度,齐铁嘴也不知要如何是好。

  “那他神色可有异?”思虑了下,张启山忽然问道。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止与往日无异,甚至比往日更加张扬。就如同当年那个还没将夫人带回府内的红官一般,佛爷,这可如何是好?”

  “你怎么又来了?这是你家吗?”刚一走进卧房就看见齐铁嘴又来了,气得不打一处的尹新月直接就冲着齐铁嘴质问了起来。

  看着尹新月气势汹汹的走进来,齐铁嘴缩了缩脖子,连忙站起来打着招呼,“夫人教训得是,老八以后尽量少来,”看着那人咄咄逼人的模样,齐铁嘴咽了咽,再次说道,“争取不来。”

打完招呼正想再坐下来和张启山讨论二月红的事情时,却忽然听到,“慢走,不送。”

  这放肆的话语……齐铁嘴偷瞄了一眼张启山,见他并未作出反应,心里一沉,尴尬得对着尹新月笑了笑,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老八!”回过神来已经错失了挽留的机会,看着那人急匆匆逃离得模样,张启山后悔不已。

  “尹大小姐!我敬你为我张府客人,你本为我恩人,你愿留在这里我无话可说。但是,请你不要随意行驶我张家权利,为我驱赶客人。不然,请恕张某无礼。”对着尹新月将立场表明,张启山便离开了卧房,只余尹新月在卧房内大喊:“张启山,我可是你夫人,为什么不能行使权利!还有,你为什么要护着齐铁嘴!张启山!!!”

  看着手上的报告,张日山叹了口气。这才走进布防官办公室,“报!”

  得到许可进来后,再次看了下手上的报告,张日山还是递了出去,“佛爷,十里河滩一路上的店家在一夜之内全部死于非命,这事……”停顿了一下,张日山还是重新看向了张启山,“应该是陈皮做的。”

  低头看着递上来的报告,张启山思考了下,“这件事先告知二爷一声,然后发通缉令全城通缉陈皮。”

  “佛爷……”张启山抬头看向自己的副官,“在发布通缉令之前,可否让我先行去进行劝说?实在不行了在发通缉令?”

  看着张日山的模样,张启山沉默了一下,再次低下头继续批阅文件,“先去吧,可以的话,先将陈皮带回来。”

  “是!”得到同意,张日山连忙敬礼示意。

  看着手上的信件,被齐铁嘴强硬拉出妓院的二月红僵硬着脸,“二月红在此谢过八爷送信告知此事,二月红自当整理门规,从此我红某人再无陈皮这个徒弟!”

  “这这这……二爷,佛爷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被佛爷委托过来送个信却没想到得面对这样的局面。

  “还烦请八爷回去转告佛爷,从此陈皮是生是死,都与红府再无关系!”朝着齐铁嘴一拱手转身便离去,不再流连于妓院中。

“佛爷,你说这可怎么办?二爷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坐在自家香堂的齐铁嘴看着找上来的军官无奈道。

  自从那日被尹新月赶了出来后,齐铁嘴还真铁了心不再去张启山府上打扰。所以近日来,无论长沙老茶营的居民还是路过的路人,都能看到张启山张大佛爷天天坐着军用汽车光临,这也让齐铁嘴苦恼不已。

  “既然二爷都决定了,就随他去吧,那日副官差点就抓到陈皮了,只是陆建勋忽然出现。”张启山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说道:“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再下一次矿洞,好搞清楚日本人在搞什么。”

  看着张启山的动作,齐铁嘴还是起身泡了壶安神茶,泡到一半却仿佛想到了什么,端着茶壶就急匆匆的回到位置上,“对了,佛爷,最近长沙城流传着一则流言,不知佛爷有没有听过?”

  看着齐铁嘴递过来的茶水,张启山心里一暖,“什么流言?”

  “说是,有一种契约叫做黑色契约,据说只要能签下这个契约,不止财富、权利、美色、性命、青春,甚至就连失去了的东西都能进行交换。”近日里,长沙城忽然就起了这种传言,齐铁嘴不禁起了疑心。“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谣言,如果有这种东西,那岂不是人人都能随心所欲了?”

  “这种流言,很快就会过去,暂且可以不用理会,但是我们近期内势必还要再下一次矿山,就不知道二爷那边准备得如何?”放下茶杯,张启山说出了下一步计划。

  听着张启山的话,齐铁嘴惊讶的看着对方,“二爷答应了?上次被二爷砍了一剑还不够?你的伤还没好吧?”

  磨蹭着手里的杯子,好一会张启山才说:“那是我欠他的,等一切结束,我这条命还他。”

评论(4)
热度(36)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