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二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睁开眼睛,疑惑得看着眼前的床顶。这是哪里?陈皮警惕的看向四周,明明记得自己是躲进了一个破房子里去了,怎么现在又会在这种大宅子里面?

  还是说自己被找到了?

  掏出九爪勾尝试放轻脚步地走出去探查情况,刚一走出房门,就看见一个庭院,一池碧水,里面还有数条锦鲤活泼地游动着,池子边上还种着各色花草煞是好看。

  沿着走廊过去,很快陈皮就看见一处书房。也不知为何,陈皮忽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推开房门。

  手慢慢伸出,却在还没伸到门边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声音:“你醒了?”

  反应性地举起了武器朝着身后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在自己身后。这时,陈皮就更加确定了,是里面的人发现了自己。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无需再躲,陈皮拿着自己的武器,大大咧咧地推开了那扇门。

  一走进去就看见书桌前坐着一名长发男子正在写着什么东西,一眼看去,气质非凡。陈皮环顾下四周,发现只有自己和对方在这里,于是他大步走到男子面前问道:“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放下手中的笔,男子抬头看向陈皮,起身一拱手,“陈舵主您好,在下陵越。这里是我家店铺,您早前被人追捕的时候倒在我家宅子门外,是在下的弟弟救了你回来。”

  听着陵越的话语,陈皮皱了皱眉,“又是店铺又是宅子,你这里到底是什么?”

  “既是店铺又是宅子。”陵越点了点书桌前的椅子,示意陈皮坐下再谈。

  见到对方的动作,陈皮也不客气的坐下了,看着四周古色古香,“既然你说你这里是店铺,那你做的是什么生意?古玩吗?”

  “并非如此,在下这宅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店铺而已,以彼之物换汝所需。”陈皮落座后,陵越也坐回了主位。

  “当铺?长沙城的当铺有哪家没和我陈皮打过交道,你们这是新来的吧?”忽然冒出来的当铺,让陈皮有点疑惑了起来。

  不予置否地笑了笑,“那就看陈舵主想要的是什么了?”

  “真的什么都可以换?”看着陵越的表情,陈皮也起了意思。

  点了点头,“的确可以换,但是,想要的物品得用相同的价值来换,所谓等价交换。就看陈舵主能给出什么价值的典当物了。”

  “真的什么都可以换?”再次得到店主的点头承诺,陈皮忽然想起了之前裘德考和自己说起张启山对自家师娘见死不救的所作所为,一拍桌子,大声说道:“那我要张启山的命!”

  只见陵越摇了摇头,“换取人命是一件非常残忍邪恶的事情,要付出的代价可谓相当严重,还望陈舵主三思。”

  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回想起丫头在世的时候对自己如亲子一般的照顾,陈皮就觉得还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只要能拿下张启山的命,你要我什么都可以,尽管拿去!”

  得到陈皮的确认,陵越点了点头,“既然陈舵主执意如此。但是在此说明,这契约只能为你提供夺取他人性命的机会,并不能直接为您夺取此人性命。如若确定了,那就劳烦交出这样吧。”伸手一指,指向了陈皮的左胸。

  这样?看着店主的动作,陈皮有点摸不着头脑。

  “签下这张契约,交出自己对心爱之人的感情,自此孤身一人。”听到这话陈皮自嘲地笑了,对心爱之人的感情?我这种人还会有这种感情?当即坚定地点头答应了。

  看着陵越递出的手凭空一点一滴凝聚成一个水晶球,陈皮却走神地想起了那个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一直照顾自己的张日山。

  “好了,陈舵主,交易已经完成,接下来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机会的到来。”话音一落,只见陵越一挥手,陈皮就失去了意识。

  从陵越身后的屏风走出来,陵端拿起了陵越手中的水晶球,“大师兄,这就是柏刚捡回来的人?他典当了什么?”

  打量了下陵端的脸色,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陵越继续开始了方才因为陈皮出现而暂缓了的工作,“用对心爱之人的感情换取了杀一个人的机会。”

  听着陵越的话,陵端自己打量着手上的水晶球,“这就是他感情?”

  “既然你有时间出来走动,那这件商品,就帮我放到储物库里吧。”听到这里,陵端泄气得应了一声后就拿着水晶球走了出去。

  想到自家大师兄又在忙着做事无视自己的样子,陵端一边暗自抱怨陵越不肯陪自己一边将手上的水晶球往上抛着玩。

  “端哥。”忽然一声称呼吓得陵端一个激灵,手上没留意,水晶球直接落地。急得陵端连忙蹲下去捡起查看了一下。

  糟糕!出现裂痕了,这下还不得被大师兄骂死。

  回头看着一脸了然走过来的沈柏刚,陵端这才松下一口气,夸张的拍着自己的胸脯,“沈柏刚你吓死我了。”

  看到陵端的表情,沈柏刚忍俊不禁,“看来大哥让我来看看还是正确的。”带着笑意的眼神一直瞄着陵端背在身后的手。

  听到沈柏刚提起陵越,陵端支支吾吾得反驳着:“什、什么……明明是你一声不响就在背后出现吓到我才出这状况的。还好没事,不然我剥了你的皮!”

  看着陵端那威胁一般的狠话,沈柏刚耸了耸肩,和陵端一起走向了储物库。

  许久没有看见沈柏刚独自一人出现,陵端忽然想起来,“那个一直护鸡崽似的护在你身边的人呢?”

  听到陵端说起那人,沈柏刚一边走一边反驳:“什么护鸡崽似的,你才护鸡崽。是最近丁隐体内的赤魂石又有些不稳定了,在闭关修炼中,所以最近出来活动的都是那个人。”

  听到沈柏刚的话,陵端一个激灵。最近居然是那个血魔出来活动,就他那护短的劲,看来最近沈柏刚是逗不得了。

  陵端赶紧将手上的水晶球摆到架子上就和沈柏刚转身出去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架子上刚刚才完成的水晶球竟然会从裂缝中一点一滴的泄露了出来。

-----------------------------------------------------------------------------

小伙伴们可以猜猜看,谁会是第二位当铺的客人。

评论(12)
热度(40)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