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四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一路上跟着张启山来到一处矿洞入口,齐铁嘴看看手上的罗盘,左右转动了一下,果然,一路过来好几处地方都出现了失灵的情况。

  “老八,怎样?”听到张启山的问话,众人一同看向了齐铁嘴。

  “是这里,佛爷,跟着你这一路走来,有的时候罗盘会失灵。”齐铁嘴从怀里拿出了地形图,指了指几个地方,“把这些地方和地形图结合起来,正好是个人形,我曾听师傅提起过,他说,墓内是按照人的七经八脉设计的,环环相扣,一处机关打开,全墓皆动。皆时,生门就会变成死门,而死门则会变成生门。”

  点了点头,张启山看向算子,“但是这里的入口怕是已经在当年被日本人给炸了,你还能找到另一个入口吗?”

  “应该可以,如果是人形墓的话,我们可以照着七经八脉去走。”齐铁嘴看着罗盘对比着地方,“但,只怕,这是死人墓……”

  死人墓,虽然在下过的墓穴里没有接触到,但是却有听族内的长辈提起过,七经八脉已断,无迹可寻,甚至有可能触发所有机关,皆时闯入者将出入无门。想到这里,张启山对着齐铁嘴点了点头,“老八你尽管找,如若是死人墓的话,七经八脉已断,这样的话,生门应该还能找到。”

  听着张启山的话,齐铁嘴看向了二月红,只见二月红对着自己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张启山的话。

  思绪了一下,看向了罗盘测算了一下,齐铁嘴对着众人说道:“那就麻烦各位跟着我来。”

  带领着众人走到了一处山洞前,齐铁嘴转身对着张启山说道,“佛爷,这里根据经络来看,很有可能是神阙穴。据我的推算,很有可能是生门。”

  得到了张启山的指令,张日山领着几名伙计进入了山洞内。

  不久后张日山从山洞内出来,对着三人报告了里面的情况,“佛爷,这个山洞一路可以进入地很深,并且我们在里面有发现到一个可以往下走的洞,所以我让两个人先守在那里看着情况了。”

  接下来一路上却出奇的顺利,并没有触发到任何一个机关。这时,齐铁嘴靠近张启山,仔细打量着四周,仿佛想要看穿些什么,正想开口的同时,却一脚踩空整个人眼看就要陷到什么地方去。

  “老八!”这边一直在观察着身边情况的张启山也第一时间拉住陷下去的那人,本想使力将人拉回来,但是却感受到一股吸力,两人同时被吸入墙内滚了下去。

  感受到踩空的瞬间,齐铁嘴紧紧的闭上眼睛准备感受即将到来的疼痛,但却在被吸力完全吸入墙壁的同时,自己却被紧紧抱住了,在摔下山坡的同时,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待到反应过来,两人已经摔到地面上,同时,齐铁嘴也听到了一声闷哼。急的他连忙爬起来,一看,和自己一同滚下来的竟然是张启山。

  眼前晕过去的人,让一向处事淡定的齐铁嘴,第一次慌了神,“佛、佛爷,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张启山,摇了摇头,就连忙打量着和自己一同摔下来的人,待到确定了对方毫发无伤过后,这才感觉到自己左肩隐隐作痛。

  看见张启山醒了过来,齐铁嘴收敛起了自己内心的不安,赶紧将人扶了起来。

  “佛爷你……这是何必呢?”在看见对方还在打量着自己是否受伤的时候,齐铁嘴终于忍不住了。

  知道那人又在胡思乱想,张启山一把将人搂进怀里,“我说过,会护你周全的。”

  被紧紧搂在怀里的齐铁嘴点了点头,但还是开口了,“佛爷,我算过的,您的贵人是尹小姐。老八我,注定是孤然一身,仙人独行。”

  “你知道我不信命!”齐铁嘴的话让张启山气得不打一处,怒吼出声。

  就在两人陷入僵局的时候,上方忽然出现了呼喊的声音。张启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哨子吹了两下,却没有发出声音。

  见齐铁嘴疑惑的眼神,张启山从怀里再掏出另一个哨子递给他,“这是我族特制的哨子,吹出来的声音只有张家的人才能听到,这个你收着。如果出现了什么情况,就吹两下,可以示意方位。”

  齐铁嘴看着哨子并不打算接,当他想再说些什么,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张日山的声音,紧接着就被张启山将哨子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佛爷、八爷,你们没事吧?”顺着绳子爬下来的张日山连忙上前询问。

  张启山摇了摇头后看向了四周,只见前方是一个大的洞口,便带着人进去,一条直路去到尽头就看见一个大的圆形洞窟,凭借着火光,能看到洞窟的各个地方都存在着干尸,并且,每一具尸体的动作都不一样,有的蹲在地上,有的大字型得躺在地上,甚至还有站着的……而唯一相同的也只有,临死前脸上都透露着绝望的表情。

  面前的景象让人越发感觉到不妙,张启山和二月红均同时转头看向齐铁嘴,待他抬手推断结束后,也只给出两个字,“快走!”

  听到这句话,二人不解得看向齐铁嘴,很快的,耳边就传来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两人对视了一眼,转身带着人往外原路跑回。

  “啊啊啊啊啊!!!!”就在顺着绳子爬上山坡上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尖叫声,三位当家人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名同来的年轻人被从洞窟中不知从何冒出的头发拉住,双腿被缠住的拉下去同时,那密密麻麻的头发开始不断地顺着绳索迅速地往上爬。

  “剪断绳索!”见此情况,张启山立刻下了命令,伸手要拉住了伙计,但就在快要接触到的时候,那名伙计就被头发吞没了。

  看见剩下的头发就要接触到张启山的时候,二月红和齐铁嘴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齐铁嘴一把夺过身边人手上的火把,直接就往下丢,被火撩到的头发,仿佛有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两人趁机将张启山拖了起来。

  “佛爷!佛爷,你没事吧?”见张启山回过神来,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找路往别的地方走去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的人大声喊道:“那些头发爬上来了!”

  听到这话,众人连忙加快脚步地往外冲去。

  好不容易逃出了洞窟,众人都坐倒在了一旁的石堆上休息。

  一想到这次下矿什么都没有探到就还折了一名伙计,齐铁嘴不免自责,自己为什么就不会早一些提醒呢,这样,那名年轻人是不是就不会死……

  一同回到张府后,张启山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下人送了两位当家人回府。

  往后的数日,齐铁嘴的香堂一如往常的营业。下矿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军阀来请的次数,越发的少了。

  怎么回事?

  齐铁嘴从藤椅上坐了起来,这种不安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即使自己摆阵推算也没有算出任何异样。

  “八爷。”回过头就看见小厮拿着一个信封递过来给自己。

  接过信封后挥了挥手示意对方下去,看着信封上的字,齐铁嘴心中隐隐生出了一股抗拒,并不想打开这封信。

  看着背后张府特有的纹章,齐铁嘴咬了咬牙,还是打开了信封。

  里面,是一封请柬,和一封信。

  打开请柬,张尹联姻,琴瑟和鸣。

  打开信封,齐铁嘴不禁笑出了声。张启山啊张启山,你这位佛爷可了不起,都要结婚了,为何还要来信让我为你当伴郎,为你挡酒,看着你与娇妻入洞房。

  无力的将信封放回桌子上,手腕上的二响环顺着滑落,敲出两声悦耳的声音。失神得看着腕上的二响环,齐铁嘴轻敲了两下,平日悦耳的铃声,在这一刻里,却让人感觉无比刺耳。

  既然如此,那就物归原主吧。

  想着,齐铁嘴脱下二响环放进礼盒里。

评论(6)
热度(32)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