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五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婚礼当日,看着新婚夫妻二人,佛爷一身西式礼服英俊潇洒。尹小姐身着手工刺绣的白色礼裙,头发利落地盘起来,看起来更是娇俏可人。

  金玉良缘,佳偶天成。

  当晚,齐铁嘴拼命挡酒,红酒白酒来者不拒。

  好不容易将新郎官送入洞房,齐铁嘴拿着一壶酒出了张府,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原本伪装出来的笑容渐渐不见了,剩下的只有苦涩,果然啊,自己就是个仙人独行的命。举起手里的酒壶想要再次往嘴里灌下去的时候,却发现,酒没了。

  齐铁嘴眯着眼睛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酒壶,嗯,酒没了,人也没了。想到这里,齐铁嘴笑了起来,他也不知自己到底在笑什么,想起刚刚自己有路过一家酒家,想要再进去买一壶酒。

  酒意渐渐上头,一个不慎就滚到地上,看着手里空了的酒壶,齐铁嘴将其扔到远处,自己则是大字型的躺倒地上。

  "叮铃"忽然的声音让齐铁嘴一愣,他举起左手,看着已经空了的手腕疑惑了一下,二响环不是已经随着赠礼还给了佛爷了吗?

  以为自己这是产生了幻觉的齐铁嘴将手再次放回了地上。

  "叮铃"再一次响起的声音让齐铁嘴不再确定身边的真实性,他举起左手看了很久。

  镜子!能照出真实的镜子。他连忙从怀里掏出祖传的护心镜,对着自己一照,就看到自己并非躺在长沙的街道上,自己的身下,是矿洞的地下。

  一下子清醒过来的齐铁嘴,拿着镜子往四处照去。果然,自己和大家都被困在了矿洞地下了,并没有出去。

  收好镜子闭上眼睛默念清心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仍然逗留在原本的那个洞里面。并没有什么干尸,也没有什么头发涌出来,那名伙计也没有死,一切都是幻觉。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就看见了张启山紧抱着双膝靠在了墙边;张日山沿着洞里一直在转圈;其他人也在各自做着自己的动作,唯一相同的就是,脸上都透露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点了下人数,独独发现二月红不见了踪影,齐铁嘴心里暗道,坏了。

  但是看着现场的人,齐铁嘴还是决定先救醒身边的人。

  接着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道黄符点燃后融入水内,却发现怎么都灌不下去,看着四周的人,再看看眼前的张大佛爷,想着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一个人应对这么多人。他咬了咬牙,自己灌了一大口的符水,对着张启山就吻了下去。

  “快跑!”被自己父亲拉着跑的人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了一样身后,只见数不清的日本人在身后端着枪追着过来。

  一声枪声,回头就看见自己父亲的身体一震,接着就倒了下来。

  “爹!!!”年幼的张启山抱住父亲的身体,连忙转移到了有树木可以稍微遮挡的地方。看着父亲的口中不断的吐出鲜血,张启山慌得不知所措,连忙伸出手要给自己的父亲抹干净吐出来的血。

  就在这时,自己的手被拉住了。稍微镇定下来的张启山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却只听到父亲对自己最后的话。

  “山儿,去…长沙……”随着口中鲜血不断溢出,张父的声音越来越小,“远…远离,张家……”

  此时张启山就感觉到脖子后一痛,顿时失去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是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在日本的集中营内。

  已经干了几日活的张启山听着身边人的动静。

  “又来了……”

  “这个月第几个了?”

  “第三个了,每次跑出去没多远就被他们放狗给直接咬死了。”

  “直……直接咬死了?”

  “对啊,怎么可能跑得过那些狗。”

  过了几天,张启山召集了几个同寝的伙伴,看着那些人,问道:“你们想不想出去?”

  听到这话,大家忙不迭点头,“但是我们怎么跑得过那些狗?”

  张启山摇了摇头,“这个不怕,只要听我的,就能带你们出去。怎样?”

  这个小伙子的话,让同寝室的几人起了求生的念头,想着与其在这里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还不如拼一把,起码还能有个逃出生天的希望,都纷纷点了头。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这样……”

  数日后的一场大雨,给几个要逃走的人提供了机会。

  在大雨滂沱的情况下,看不清的路面和后面紧追不舍的追兵,很快的,就不断有人被追兵追上并就地判决,剩下的几名幸存者也是靠着张启山带着躲进附近的一处古墓得以逃生。

  很快,缺水缺粮以及不知天日的时间让人难以支撑,也有几个人尝试着偷偷跑出去但是迷失了方向被日本人再次抓住。

  虽然张家人的体质还能比正常人多熬几天,但是这样的日子也让张启山越发撑不下去。

  在最后一个伙伴离自己而去的时候,张启山觉得自己支撑不住了,他尝试着站起来去寻找水源,但是多日缺水缺粮的日子让他浑身无力,刚起来走没几步就倒了下来,在自己视线模糊陷入黑暗的时候,就感觉到唇间接触到了柔软,紧接着就是一股略带苦涩的水灌了进来。

  正给张启山喂着符水的时候,齐铁嘴感觉到对方抱住自己拼命地吸允了起来,嘴里的水忽然就没有了。齐铁嘴挣扎着想要推开,却没想到那人居然越抱越紧,让人挣扎不出来。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能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越发喘不过气来。

  不久后,就看见张启山的眼眸渐渐的清亮了起来,有效了!齐铁嘴趁着这个机会连忙将人推开了。

  松开了柔软的同时,张启山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切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看着面前同样喘着粗气的齐铁嘴,张启山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水壶牛饮了起来。

  看着手中的水壶被抢走,急地齐铁嘴大声喊道:“不行啊佛爷!那是符水,还要用的!”

  等到齐铁嘴好不容易抢回了水壶,里面的符水已经被喝的一点都不剩了。

  看见张启山拧开了自己的水壶又打算灌下去的时候,齐铁嘴连忙抢过,将自己酒壶给他丢过去。

  这下子一大口烈酒灌下去,浓烈的感觉一下子涌了上来,张启山这才咳嗽着清醒过来。

  看着齐铁嘴一脸怨念的看着自己,张启山环顾了下四周后茫然的看着他。“老八,这是怎么了”

  “我们都被魇住了。”将张启山壶里的水匀了一些过自己的水壶里,又烧了一张符纸进去,这才向张启山解释,“这个矿内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影响到我们的思绪,会让进入的人看见自己内心的恐惧并将其放大。”

  就在这时,张启山忽然看见张日山举起自己腰间的枪并扣动了扳机,顺着枪的轨道看过去,他的枪指着的是……齐铁嘴!

  “老八!!!”

评论(8)
热度(37)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