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六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这里是哪里?

  张日山迷迷糊糊的走在路上,看着街边的行人一个又一个地擦肩而过。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和佛爷八爷下了矿洞的吗?

  这里是?长沙街上?

  忽然身边的人都跑动起来,方向正是朝着张府跑去,怎么回事?

  只听到有人大喊,“抓住那个杀遍十里河滩的凶手了!”

  “在佛爷府里抓到的!”

  “听说他闯入府内要行刺,然后就被捉住了!”

  陈皮被捉了?他要行刺佛爷?

  收集到的这些内容让张日山加速往府里跑了过去。

  陈皮,我要亲手抓住!

  等冲回府内的时候,却看到一地倒下的下属,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张日山心中升起。

  快步走向平日佛爷办公的书房,然而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陈皮的九爪勾直直地刺入了佛爷胸前,伸出手正要阻止的张日山却发现自己连阻止的办法都没有,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佛爷倒了下去。

  紧接着张日山迅速掏出了枪打开了保险瞄准陈皮就射了过去。

  “砰!”

  一声枪响过后,张日山看着陈皮倒下,再无动静,他也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身边死去的下属,前方死去的上司,还有原本该被自己抓起来的陈皮,全都倒在了地上。慢慢地,仿佛有什么在他的内心中发酵了。

  忽然,眼前仿佛有雾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张日山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前方,而这次看到的却与刚刚看到的并不一样。

  前方只有张启山齐铁嘴二人,张日山左右看看,却没有发现什么死去的下属。但空气中弥漫着是枪的硝烟味,向前看去,只见张启山护住齐铁嘴,肩上的伤口还流着血。顺着空气闻去,就发现自己手中的枪散发着淡淡的硝烟味。

  这是怎么了?我是……张日山心中有着隐隐的答案。

  不,我杀了陈皮。

  还是说真的是我对佛爷开了枪?

  不!我杀的是那个杀遍十里河滩的陈皮!

  我没有伤害到佛爷,我杀的是陈皮!

  没错!我杀的是陈皮!

  是……陈皮……

  再次抬起头,张启山就看见张日山忽然举起枪对准太阳穴,眼看就要扣动扳机,“快!老八!快去阻止他!”

  “砰!”洞窟内再次响起了枪声。

  将人压倒在地上的齐铁嘴连忙将人压紧,接着张启山一击将张日山打晕。齐铁嘴连忙掏出装着符水的壶给张日山灌了下去。

  看着张日山咽下了符水,两人这才松下了一口气,还好枪歪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张启山皱着眉头看向齐铁嘴。

  “就如我刚刚所说,这个矿洞貌似有一种干扰的能力,会让进入的人产生幻觉,看见自己最不想看见的画面,并从而将那种恐惧逐渐扩大,从而引起一些过激的举动。”齐铁嘴一边解释一边从包袱中拿出绷带和药膏给张启山包扎了起来。

  “那二爷!”想到方才张日山的举动,张启山就要起身去寻找二月红。

  “佛爷你放心,看着张副官那模样,二爷估计走得不远。”手上使劲将人压在原地,加快速度将张启山的伤口包扎完毕“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将洞内的这些伙计们给弄清醒了,任由他们这样,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干出什么来。”

  听着齐铁嘴的话,张启山点了点头,等到齐铁嘴将肩上的伤口包扎完毕后,两人再一个人将陷入梦魇的伙计击晕一个人喂符水地将所有伙计救醒。

  清醒过来的张日山看着张启山肩膀上的伤口和自己丢在不远处的枪,也只能歉意地看着张启山。

  “先去帮八爷。剩下的,等回去之后再来领罚!”

  收到命令的张日山立正称是,转身连忙帮齐铁嘴将伙计们救醒。

  这边二月红一直在迷雾里走着,也不知自己往哪走,冲着什么方向走去。

  “哥。”

  忽然的一声,让二月红瞬间就清醒了过来,顺着声音看去,就看见了自己朝思梦想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时冲动,二月红就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她,“丫头,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忽然就被二月红紧紧抱住,丫头也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哥,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丫头的问话,二月红连连摇头。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连忙松开丫头,仔细地打量着妻子。

  被二月红忽如其来的举动搞蒙,看着他这没头没脑的动作,丫头拉住了二月红,对着他说:“哥,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带我出来走走的吗?怎么我一转身你就走到这里了?”犹豫了一下,丫头试探的问着二月红:“还是说……你还有别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回府里了。”

  看见丫头转身就要走,二月红连忙一把将人揽入怀中,“别!”感受到怀里人的温暖,二月红紧了紧抱着妻子的手,“并没有别的事,我陪着你。”将丫头转向自己,二月红坚定的看着她,“我永远陪在你身边,可好?”

  听着二月红的话,丫头虽然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揽着妻子一起往前走,二月红故意的避开了当日丫头吐血时的路程。

  就在走到一条路上的时候,丫头抬头看了眼头顶的牌匾,拉了一下二月红,“哥,你看,照相馆……”

  看了一眼头上的牌匾,还是避不过吗?二月红还是点点头顺着妻子的意思,牵着丫头就进入了照相馆。

  “夫人您再向先生这边靠一点,这样看起来会更加的甜蜜,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挽住先生的手,最好呢,可以靠到肩膀上。”刚从国外回来的摄影师仿佛对长沙的形式并不熟悉,直接称呼二月红丫头为先生夫人。

  看到丫头羞涩紧张的样子,二月红笑了,伸手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再笑着看向摄影师。

  见到这个姿势显得更加温馨,摄影师也点了点头,“这个好,先生麻烦您就这样揽着夫人别动,马上就好。”

  “咔嚓”一声,随着相机的响声,温馨的时光就这样被映入了照片,成为永恒。

  走出照相馆,二月红看着丫头忽然笑了起来,他好奇的问道:“怎么忽然笑得这么开心?”

  丫头摇了摇头,回过头对着二月红问道:“哥,你知道黑色契约吗?”

评论(3)
热度(40)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