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冒充者(一)

冒充者综合症X花吐症

BE慎入,OOC我的锅

---------------------------------------------------------------------------

冒充者综合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冒充或取代了.患者认为这两个人同时都存在,而且长相和其他特征都是一样的.

值得注意到是,通过电话联系患者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到(因为听觉信号到边缘系统的线路没有受损).

该症状出现后患者具有高度的不安全感,较高比例的患者具有暴力倾向.

-----------------------------------------------------------------------------

  看见张启山睁开眼睛坐起身体,齐铁嘴激动得扑了过去,“佛爷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我就扛不住了,话说这东北张家的法子就是有效。”

  还在一直喋喋不休的齐铁嘴,却在听到一句话后,噤声了。

  “你……是谁?八爷呢?”张启山挣扎着将人推开,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你怎么和八爷长的一模一样?”

  离开张家祖坟后,张副官看着面前两个一声不吭的人,连忙将齐铁嘴扯到一旁问道:“八爷,怎么回事?你和佛爷他,吵架了吗?”

  张日山问话的齐铁嘴这才回过神来,“呆瓜……佛爷好像怪怪的,他看着我问八爷在哪,快去试试看他还记不记得你。”

  听到齐铁嘴的话,张副官连忙点头,他蹭到张启山身边正想发问。

  “副官!”一声令下,张副官连忙站直军姿,“身为军人,成何体统!”

  张启山的训话,张副官连忙举手行礼,“是!”

  等等,他记得自己?反应过来的张副官睁大眼睛看着长官,他伸手指着自己,吃惊的问道:“佛、佛爷,你还记得我?”

  看着张副官呆愣的模样,张启山看了一眼,“信不信我将你丢回张家老宅。”

  得,还知道张家,那就不是失忆了。张副官看向齐铁嘴悄悄点头。

  既然张副官表示不是失忆,那齐铁嘴就放心了,他拍了拍胸脯,三两步走到张启山身边呵呵笑了两下,“那佛爷,您还认得我吗?”

  看着面前的男子,张启山皱了下眉头,开口,却是看着张副官不是回答齐铁嘴的话,“他是谁?何会跟在我们身边?”

  此话一出,空气中忽然安静了下来,张副官和齐铁嘴互看了一眼,张副官不可置信的指着齐铁嘴,颤声的回答:“他、他是八爷啊,佛爷你不记得他了?”

  并不相信张副官的话,张启山摇了摇头,“不,他不是八爷。”

  就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可能性,张启山一把掏出枪对准齐铁嘴就大吼:“你跟着我们有什么目的!”

  被忽然一吼,齐铁嘴一惊,僵住身子不敢再动,他连忙向着张副官打起了眼色,收到提示的张副官也连忙劝着张启山将枪放下。

  虽然好不容易放下了枪,但张启山还是一脸不信任的看着齐铁嘴。

  就在张副官还想开口为齐铁嘴解释的时候,却被齐铁嘴一拦。

  “佛爷,八爷这次没来,所以他吩咐我一路跟在你身边好好的照顾您,其实我啊,是八爷的表亲,所以长相方面自然有点相似,虽然在奇门八卦上面我不及八爷,但也还是能排上用场的。”既然你不愿承认,那也不勉强了。

  听到齐铁嘴的解释,张启山还是半信半疑,他看向了张副官。

  看到齐铁嘴一直给自己打着眼色,张副官连忙顺着话就说下去,“是的,八爷这次让他的表亲随我们一同前来,一路上来,他的人品还是可以信得过,属下愿意为其背书。”

  既然副官都愿意为其背书,看来他的人还真的不错,张启山看向了齐铁嘴,“你的名字?”

  “齐恒。”齐铁嘴毫不犹豫就把自己的表字给报了出来。

  就在这时,身边一直不吭声的尹新月忽然悄悄地靠了过来,她伸手戳了戳张启山,“启山,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尹小姐,有何贵干?”

  得知张启山还记得自己,尹新月乐的抱住了他的臂膀,“启山,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我就知道他的心里有我。

  厌恶的看着尹新月抱住自己的手,张启山一把挣脱开来,“回去的时候,将尹小姐送回新月饭店。”

  “是!”

  两人这好不间断的对话,让尹新月着急了起来,她连忙跺脚抱怨,“我才不要回去!启山,你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嘛。”一边说还一边重新抱回张启山的臂膀。

  谁知刚一靠近却听到一声大吼:“滚!”随即,人就被推开了。

  “你、你竟然这样对我!”身为新月饭店的大小姐,自然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尹新月气的一边哭一边抱怨,“我就不要回去!我要留在这里照顾你!”

  不断的抱怨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怜悯,反而增长了他人对她的厌恶。

  看着面前的这场闹剧,齐铁嘴也只好开口劝道:“佛爷,还是先让尹小姐留下来吧,毕竟她一个姑娘家,多少需要些照顾,总不能就这么将人抛下。”

  说完的话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齐铁嘴抬头看向张启山,却发现他一直在看着自己却不做声,直到、直到齐铁嘴以为张启山已经睁着眼睛睡着了他才回复了一句,“我们出发。”

  得到默许的齐铁嘴连忙示意张副官带上尹小姐出发了。

  数日后,在客栈看着被打出来的张副官,齐铁嘴只好叹了口气,脱下西服放在椅子上,接过副官手上的东西服侍起这位张大佛爷。

  我到底是欠了你什么?齐铁嘴这样想到。

  这几日来,但凡敢靠近这位张大佛爷的,全都被打了出来,就连尹小姐也不例外,唯独只有齐铁嘴没有被打,这不,尹新月都气的收拾包袱回了北平。

  虽然没有被打,但这张大佛爷死活就是记不住他是谁,每天见一次就问一次自己的名字,一想到这里,齐铁嘴也是头疼。

  “你是谁?”一走进去就看见张启山警惕得看着自己。

  “齐恒。”每日一次的重复,既然他不信,齐铁嘴也不想多说。

  “你为何在此?”

  “八爷安排我来与你们同行,带……咳咳咳!”忽然间感觉到喉头有异样,一阵咳嗽,齐铁嘴就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喉咙吐了出来,伸手一接,就愣住了。

  花瓣?看着手上的数片花瓣。齐铁嘴不禁笑出了声,人说巧舌生花,没想到我齐铁嘴今日还能体验一回。

  张启山疑惑的看着齐恒捂唇咳了几下后就看着手上的东西发愣,不由心生疑惑,“怎么了?”

  张启山的问话让齐铁嘴回过神来,“没什么。”将手背到身后,把花瓣藏了起来,“接下来的事情,佛爷应该能自行处理了吧?”

  转身走了几步却没想脚下一软,整个人倒下来失去了意识。

  听到动静的张启山走出来一看,就发现那个长得像老八的人倒在了地上,张启山皱眉将人扶起试图唤醒他。

  齐铁嘴倚在张启山怀里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人,“佛爷,你记得我了?”

  “齐恒,你没事吧?”张启山的称呼让齐铁嘴清醒过来,他不留痕迹的从张启山的怀中起来,道了句“谢佛爷相助。”便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空余张启山一人独自站在原地,看着离去的齐铁嘴,不知为何,总是有种舍弃不下的感觉。

  转身正要回房,却发现地上不知何时多了几片蓝色的花瓣,张启山皱眉看向四周,左右并没有摆设花卉,这花瓣又是从何而来?

评论
热度(45)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