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冒充者(二)

冒充者综合症X花吐症

BE慎入,OOC我的锅

---------------------------------------------------------------------------

冒充者综合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冒充或取代了.患者认为这两个人同时都存在,而且长相和其他特征都是一样的.

值得注意到是,通过电话联系患者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到(因为听觉信号到边缘系统的线路没有受损).

该症状出现后患者具有高度的不安全感,较高比例的患者具有暴力倾向.

-----------------------------------------------------------------------------

  次日,张启山走到齐恒房间正想敲门,却听到里面里面的对话。

  “佛爷现在的情况,我们暂且只能见步行步,先回到长沙再说。”

  “可八爷您……”听到内里的人提到齐铁嘴,张启山一把推开房门,扫视内里的人。

  巨大的门声吓了内里两人一跳,张副官甚至是下意识地摸到了腰间别着的枪支。

  见到门外站着的是张启山,两人都松了口气,齐铁嘴走到门边将人请进来后,一边抱怨一边关上门,“佛爷你怎么来了都不出声的,害我们还以为……”

  话还没说完齐铁嘴就被张启山一把按在了门板上,眼前的张启山不再是那个笑着说要保护自己的人,他只是一个暴怒的军阀。

  感受到身后的动作,“站住!”一声怒喝,张副官只能停下脚步紧张的看着张启山的动作,不能上前,深怕张启山一个动作就把齐铁嘴掐死了。

  眼前这个长相与齐铁嘴无异的人,张启山咬牙切齿的问:“齐铁嘴在哪?”

  渐渐感觉到呼吸越发稀薄,齐铁嘴拼命用手想要剥开张启山的手指,但两人力气的差距十分明显,无论齐铁嘴怎么拨弄,张启山都不松分毫,很快的,齐铁嘴便踢着腿挣扎了起来。

  眼见情况越来越不妙,张副官也管不上什么军令如山了,要真的把八爷掐死了,估计佛爷下一个要掐死的就是他自己了。他连忙上前帮忙扒住张启山的手臂劝说:“佛爷,你冷静点,他是八爷啊!”

  虽然副官这么说,但张启山还是不相信,“不,他不是八爷。”

  手上禁锢略松,张启山再一次问道:“齐铁嘴在哪?”

  好不容易脖子上的禁锢有略微松动,齐铁嘴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就感觉到禁锢又卷土重来的趋势,连忙大声喊道:“八爷不在这里!他准备要去欧罗巴了!”

  “你再说一次!他要去哪里?”颈脖间的禁锢再次收紧,齐铁嘴难受得直蹬脚。

  “欧、欧罗、巴……”难受得道着答案,顿时张启山松开了手。

  仿佛捕捉到了什么,张启山一把抓着齐铁嘴的衣襟,“什么时候出发?”

  “咳咳咳、七、七日后……”大量空气瞬间涌入,齐铁嘴大口呼吸着,好不容易才回答了张启山的问题。

  松开齐铁嘴,张启山有点失魂的发出命令,“立刻备车启程!”

  “是!”一直不敢动作的张副官见佛爷离开了,连忙扶住了软下来的人,“八爷,这样真的好吗?万一回到长沙,佛爷还是记不得你,那该如何是好?”

  摆了摆手,“还好佛爷没把你也忘了,不然还真不知该怎么办。咳咳咳……”一阵咳嗽打断了他的话,“还是先回长沙再做打算。”放下捂唇的手,齐铁嘴仿佛将什么东西收了起来。

  接下来数日,三人再没有投宿过酒店轮流驾驶着马车,一直在往长沙的方向赶去。

  “八爷!”张副官担心的看着刚刚被张启山换下来的人摇摇晃晃的走进来,连忙起身将人扶住,“你没事吧?”看着齐铁嘴惨白的脸色,张副官甚至有点怀疑八爷能不能撑到他们回到长沙了。

  摇了摇头,顺着张副官的力度坐了下来,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齐铁嘴看着门帘:“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起码在回到长沙安排完一切之前,不能死……”仿佛对着张副官又仿佛是在对着某个人说。

  提子下至小飞,解九爷抬头看向对面一直呆在自己的食客,想想那位将长沙闹得天翻地覆的军阀,“八爷,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抽出空隙看了一眼棋盘,下了一子后,又拿起解九爷府里的国外甜点吃了起来。

  “任由佛爷这样下去,真的好吗?”一子定生死,看着棋盘里的局势,解九爷摆下了一子,断了这个劫。

  “即使我出面,也是没用。再说,他不认得我。”看着被解九爷提起的棋子,得知自己大势已去,齐铁嘴心烦意乱,更是感觉到了胸前一阵窒闷,随后喉头一阵发痒,他随手拨乱了棋盘上的棋子,耍赖般的站了起来就要走出去,“不玩了不玩了,玩来玩去都是输的。”

  看着耍赖的发小,解九爷无奈的摇摇头,再次看向他的时候就看见人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着,忽然就停下来不断地咳嗽着,紧接着便软了下来,解九连忙上前要将人扶起。

  只见齐铁嘴不断的咳嗽着,捂着嘴的手缝间渐渐飘下了几片蓝色花瓣,解九爷一把抓住了齐铁嘴的手,更多的花瓣随之飘落,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带血的花瓣,“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一切缓和下来后,齐铁嘴这才抬头看着解九爷,“这便是我不愿让你们告知张启山我是谁的原因。”

  就在他们回到长沙当天,齐铁嘴便逐一拜访了九门的数位当家人。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在一日之内便让七位当家人同意了齐八爷的将位置传给一名叫齐恒的人。消息一出,长沙顿时就轰动了起来了,这个名叫齐恒的人到底有什么本领能接替下齐八爷的身份,更让人困惑的是,这个名为齐恒的年轻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到底他长什么样这个问题更让人津津乐道。

  因为此事,张启山更是派人翻遍长沙,势要找出齐恒,将事情调查清楚。但无论怎么搜查,却无法搜出此人与齐铁嘴的关系。

  回想起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解九爷叹了口气,还是将人扶了起来,“怎么也得给佛爷去个消息吧,再这样下去,整个长沙都不得安宁。”

  听了解九的话,齐铁嘴沉默了许久。

  见人不回答自己的话,解九爷也只好换个话题,“你这又是什么回事?”说着就要上去将花瓣收拾起来。

  伸出的手还没接触到花瓣的时候就被人拍开了,解九爷不解的看着齐铁嘴,“这是一种从东洋传来的病症,据说触摸花瓣的人,也有可能会被感染。”只见对方低下身子拾起地上的花瓣放入口袋,打开的时候,解九爷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口袋里已经有了一些花瓣。

  “感染上这种疾病的人,在三个月之内便会死于窒息。”齐铁嘴平静的道出了自己可能面临的结果。

  解九爷一惊,连忙追问:“那有没有……”

  “没有治愈的方法。”还没等解九说完,齐八便打断了他的问话。

  “等我处理完手中的事情,自会去见佛爷。”这才回答了解九爷的话,齐铁嘴独自一人回到了在解府的客房内。

评论(15)
热度(32)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