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冒充者(三)

冒充者综合症X花吐症

BE慎入,OOC我的锅

) (

---------------------------------------------------------------------------
冒充者综合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冒充或取代了.患者认为这两个人同时都存在,而且长相和其他特征都是一样的.

值得注意到是,通过电话联系患者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到(因为听觉信号到边缘系统的线路没有受损).

该症状出现后患者具有高度的不安全感,较高比例的患者具有暴力倾向.

-----------------------------------------------------------------------------

  “佛爷。”站在门外报告的张副官犹豫的看着正在办公的人。

  “什么事情?”

  “有佛爷的电话……”想到回程中张启山的态度,张副官有些犹豫的告知,“是八爷来电。”

  听到“八爷”二字的时候,张启山不禁握紧了手中的钢笔,“哪个八爷?”

  回想起电话中齐铁嘴的交代,张副官还是如实报告,“齐铁嘴齐八爷。”

  话刚说完就看见张启山丢下手中的钢笔,快步地走了出去。

  “老八!你在哪?”心里有许多疑问都想逐一弄清楚的张启山一拿起电话就迫不及待的问。

  张启山略带焦急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达过来,电话两头沉默了许久,这才有了回应,“齐八在哪并不重要,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听九爷说过了,还请佛爷不要再劳师动众的在长沙找寻在下。”

  “你在哪里?”不愿相信齐铁嘴的话,张启山并不打算死心。

  知道张启山的意思,齐铁嘴叹了口气,“多谢佛爷多年的记念,我命定如此,望佛爷不要再执着于此。老八在此希望,佛爷能答应齐某一个要求。”

  “你说。”知道齐铁嘴不愿多说,张启山便也不再强求。

  “我不在的时候,还请佛爷能佑我长沙齐家一脉安生。”

  “好,我答应你。”思虑了一会,张启山还是答应了齐铁嘴。

  “齐八在此谢过佛爷,余下的,我都交给……齐恒去办了,迟些他会带着我的书信来给您,还请一切按照信内的安排进……咳……进行……”说到一半,齐铁嘴忽然一声咳嗽,电话便挂断了。

  “等等!老八!老八!”代表着断线的声音响起,张启山对着电话挽留的动作,也毫无意义。

  “咳咳咳!!!”强撑着挂断电话,齐铁嘴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坐到地上不断咳嗽了起来。

  虽然已经听解九说过齐铁嘴的症状了,但当真实看着眼前的人从嘴巴里不断吐出花瓣的时候,吴老狗还是没反应过来。

  比起上次见面,这次再见到齐铁嘴的时候,他的人已经整整瘦了一大圈,看着支撑不住自己的人,狗五爷连忙将手上的三寸钉塞到解九手里,上前扶起了齐铁嘴,“你说你,都虚弱成这样了,还打算去哪里?”

  抬头看着吴老狗,“我还要回香堂处理些事情。”说着便要摆脱吴老狗自己离开。

  看着齐铁嘴的状态,吴老狗赶紧拦住了他,“有什么事情让我和老九替你去办就行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有些事,是必须要亲自去处理的。”摇了摇头,拒绝了吴老狗的好意,齐铁嘴还是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离开解府,齐铁嘴第一步就是回到香堂遣散了齐家的下人。

  很快,香堂内就只剩下齐铁嘴和小满。

  抱着包袱忧心得看着自家爷,“爷……您真的要将下人们全遣散了?”齐铁嘴苍白的脸色让小满不敢多问,“要不然,我去把下人们都找回来?”

  见这孩子犹豫的表情,齐铁嘴佯怒地敲了一记小满,“你小子还知道我是你家爷,”看着小满泪眼汪汪的点了点头,“那还不照着我说的话去做!”一声大喝,吓得小满连连后退,最后只能含着泪水一步一回头的离去。

  当晚,齐家香堂内只有一间卧房点灯,直至天明。

  数日后,按照约定踏入齐家香堂的张副官看着一个下人都没有的府里,叹了口气,便直接走到了八爷卧房的门口。

  敲了许久,却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担心齐铁嘴的张副官在衡量过后,还是选择推门进入。

  一进门,便看见齐铁嘴毫无声息的趴在了书桌上,走近一看,那人一张白的跟纸张似的脸,吓得张副官连忙伸手探鼻息。

  直到确定了齐铁嘴还有鼻息,张副官这才安下心来轻摇齐铁嘴,将人唤醒。

  好不容易醒过来的人这才抬头看向张副官,动了下被自己压麻了的手,将桌上的信件折起放入信封内,“走吧。”

  见到齐铁嘴拿着东西绕过自己先行出门了,张副官连忙跟上,却没有发现桌下的那些每一片都带着血的蓝色花瓣。

  “佛爷,八爷来了。”跟着张副官再次进入到张启山的书房,用的却是另一个身份,这让齐铁嘴很不是滋味。

  张启山抬头看了眼人,不止为何,齐恒这与老八相似的装扮让他莫名不爽。

  放下钢笔,点了点头,问道:“老八让你带了什么给我?”

  没有反驳他的那句老八,齐铁嘴只是递出了自己手中的一封厚厚的信件。

  张启山接过信件并没有在齐铁嘴面前拆开,而是等到齐铁嘴和张副官都出去了才将信件拆开。

  "砰"的一声门响将在走廊上的齐铁嘴和张副官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去。

  只见张启山一脸怒容的朝着齐铁嘴走来,一把将人揪住,“到底老八在哪里?”

  被揪住动不了,齐铁嘴也不反抗,只是直视张启山,“我不知道。”

  而张启山却像是没听到似的盯着齐铁嘴继续的问,“为什么老八要让你将那些内容交给我?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咳……不知道……”正要回答的时候却感到胸前一片窒闷,知道又要来了的齐铁嘴第一反应就是使劲的想要挣脱开张启山的束缚,逃离这一现场。

  齐铁嘴的挣扎让张启山一个愣神,松开了手。

  被松开的人往前踉跄了几步便要倒下去,张启山见状连忙将人拉到怀里,紧接着,便感觉到怀里的人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

  更不可思议的是,伴随着咳嗽,还不断有着带血色的花瓣从怀里人口中吐出来。

  见到这一情景的两人都反应不过来,从人的身体里吐出花瓣?这是什么情况?

  感觉到身体内不断反应上来的反胃感,齐铁嘴连忙将张启山推开,任由自己跌落到地上。

  见张启山有伸手捡起花瓣的动作,齐铁嘴连忙伸手拍开,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的解释着,“咳……不……不要碰,咳咳咳……会……传染……咳咳咳……”

  随后便再没有听到咳嗽声,只是伴随着副官的一声惊喊,“八爷!”

  张启山回神一看,只见那人就这么倒在地上,看着那人苍白的脸色,与老八如出一辙的扮相,张启山还是不忍让他就这么躺在地上。

  所以他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先一步将人抱起,朝着客房走去。

评论(4)
热度(36)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