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冒充者(四)【完】

冒充者综合症X花吐症

BE慎入,OOC我的锅

) () (

---------------------------------------------------------------------------
冒充者综合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冒充或取代了.患者认为这两个人同时都存在,而且长相和其他特征都是一样的.

值得注意到是,通过电话联系患者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到(因为听觉信号到边缘系统的线路没有受损).

该症状出现后患者具有高度的不安全感,较高比例的患者具有暴力倾向.

-----------------------------------------------------------------------------

  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除了自己再无他人的房间,齐铁嘴也明白到这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但是下床没走两步就感觉到自己虚软了下来,就在以为自己会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却没想到倒入了一个人的怀抱,紧接着就听到了张大佛爷那熟悉的声音,“副官,通知下面,齐恒齐八爷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张府。”

  不仅齐铁嘴愣住了,就连守在门口的张副官也惊到了,但这是长官的命令,必须执行。

  缓了好一会,齐铁嘴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平衡感,他慢慢从张启山怀中起来,“佛爷,既然齐八爷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我也不便在张府多做打扰。”

  但是军阀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转身往外走了出去,“在没有弄清楚这件事,还有你与老八的关系之前,你不得离开我张府一步。”

  听着张启山的回答,齐铁嘴笑着摇了摇头,这人,还是如此霸道。

  算了,随他去吧,反正时间不多了……

  眼前抱着狗走来走去的吴老狗,解九爷看的有点头疼,“狗五,你还是冷静些先坐下吧,转来转去看得我头又疼了。”

  解九爷的话的确是让吴老狗停住了,但他转身看向了解九,“老八被佛爷软禁在张府都一个月了,他那个身体,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你让我冷静些?我怎么冷静得下来。”越说越觉得自己心烦意乱,抱着三寸钉撸毛的手也越来越重,可怜三寸钉已经呜咽出声,吴老狗却丝毫没有察觉。

  看着吴老狗烦心的模样,解九爷却笑出了声,“你说你,都这种情况了,还有心思笑?”

  “非也非也,”解九爷摇了摇头,“我们还是有机会见老八的。”

  解九这高深莫测的模样吴老狗看着就不爽,上前踢了踢他,“什么机会?”

  不回答却端起桌上的茶杯,“五爷忘了三日后是什么日子了吗?”

  “九门聚会!”解九爷的这一提示,让吴老狗茅塞顿开。

  九门齐聚,那可是长沙城的一大盛事,往日难以一见的九门当家齐聚一堂共商盛事,但今日唯独少了那位新上位的齐八爷。

  “不知佛爷召开九门聚会有何用意?”接受到五爷的视线,二爷了然的开了口。

  既然二月红开口了,张启山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在下想请问各位当家有没有老八的消息?”

  听闻这话,三爷不予理会,六爷继续擦着手上的刀。

  却听见三娘“呵”了一声,“不知佛爷指的是哪位八爷?”

  “齐铁嘴齐八爷。”

  此话一出有几位当家人就皱起了眉头,“佛爷可曾还记得,齐铁嘴齐八爷已经传位给齐恒了。”

  点头示意知道,“但我并不打算承认这位……”

  话还没说完,就见张副官急急忙忙的走进室内在佛爷耳边道了一句,张启山立刻就站了起来,“立刻通知下面安排人搜查,势必将人带回来。”

  见张启山如此着急,解九爷不免开口问道:“佛爷您这是?”

  九爷的问话让张启山停顿了一下,这才道出刚知道的消息,“齐恒失踪了。”

  这下吴老狗就坐不住了,他将三寸钉丢到九爷怀里,指着张启山骂道:“好你个张启山,人到你府上才一个多月,就能搞不见了。我告诉你,如果找不回来,我和你没完!”

  骂完便转身抱起三寸钉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五爷的这一闹,其他当家人也坐不下去纷纷告辞离去,直到解九爷也起身离去之前,略带深意的看了许久张启山,奉劝了一句忠告便离去了。

  “佛爷,望您能认清眼前的一切。”

  当天,长沙城便派出精兵找寻一名长的与齐铁嘴齐八爷一模一样的人,他叫齐恒。

  一个月后,张启山看着手上禀报上来的消息苦恼得扶额,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将手中的报告一甩,不愿再看。

  许久后,就听到门边响起两声敲门声,随后就听到副官的一声“报告!”

  抬头看见张副官走进来,却不说话,等了好一会,张启山皱眉看着他,“有事?”

  只见张副官憋了好一会,最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说出了自己来书房的目的,“佛爷,找到齐恒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张启山不自觉的站起来,急忙问:“在哪?”

  说到这个,张副官不自觉的红了眼睛,支吾了一下,“已经不在了。”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启山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十分不是滋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人这么上心,他只不过是与老八相似的一个人,一个自己认识不久的人。

  “他人在哪里?”沉默了许久,张启山还是想要问出那人的地址。

  “不知道,人是五爷找到的,他来信的时候只告知了属下这个消息,并且留下了一封信。”说到这里,张副官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张启山接过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吴老狗的字迹写到:

  既然不愿珍惜,那就永远别想得知他的长眠之地,望自珍重。

  不久后,大战爆发,一场大火烧了数日,城内人逃命的逃命参军的参军,再也没人记得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插曲。

评论(7)
热度(28)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