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九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快步穿过人群连忙将齐铁嘴拉了回来,凑在他耳边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听完后,齐铁嘴惊讶地睁开嘴巴,“不会吧佛爷,这么玄?”

 

  看着张启山严肃的表情,齐铁嘴选择闭上嘴巴回到主棺附近查看馆木。

 

  凑近棺材后,看着身后蠢蠢欲动的受伤二人组,齐铁嘴还是打算由自己配合二爷和伙计们一起来吧。

 

  几人一起凑到了棺材前面,伸手刚要用力,却没想到原本应该是钉封的馆木,居然这样就打开了。

 

  看着自己还没碰上的手,齐铁嘴觉得有点懵。

 

  凑前去看馆内的内容,当看见馆木内一名道长打扮的人手握一张锦书安详躺于馆木内,身体完整,并没有产生一丝腐烂的痕迹时,众人都警惕地摸向自己武器所在之处,随时警惕起尸。

 

  齐铁嘴伸手摸向了锦书,看向了另外两位当家人。

 

  见张启山和二月红点了点头,一把抽出锦书后,紧张地等待即将发生的事情。

 

  等了许久,却没发现有其他任何动静。

 

  齐铁嘴打开刚刚取出来的锦书仔细阅读起来,“原来当年巨石从天上坠落,一共分成了三块,青乌子只搜罗到其中一块,并从中取得一小块铜状物体,另外两块则不知所踪。本来他还准备带着这块陨铜去寻找另外两颗陨铜的所在之处,但刚一出发便出现了古怪的事情。”

 

  “外面的不是陨铜?”张日山不可置信地看着齐铁嘴,“那真正的陨铜在哪里?”

 

  “他发现了所经过的地方,人们都无故陷入一种幻觉中,等他回到巨石坠落的镇上时,发现巨石所在的村落变得廖无人烟。这件事过后,青乌子坚信手上的陨铜导致了这外来的陨石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所以才会选择了回到了这个地方设置古墓研究陨铜,并在外面设下了八卦阵……”继续接着看下去,当阅读到某一个段落的时候,齐铁嘴忽然停顿了一下,仿佛跳了一段继续读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其实陨铜的力量内涵着另一个世界,并看到了那个世界的真实。”

 

  “老八,”察觉到齐铁嘴仿佛隐瞒了什么,二月红打断了他,“你跳过了什么?”

 

  见齐铁嘴连连摇头,二月红一步一步地走近,“把锦书给我!”二月红越发阴沉的面孔,也让齐铁嘴往后退了几步,朝着张启山打起了眼色。

 

  “老八,把锦书给二爷。”张启山的话让齐铁嘴停住了脚步,问道:“佛爷,当真?”

 

  “当真。”得到张启山的首肯,齐铁嘴叹了口气,将手上的锦书交给了二月红。

 

  死人即是活人。打开锦书后,二月红只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沉默不语,二月红将锦书还给给齐铁嘴后转身就跑到主室的陨铜旁边仿佛寻找着什么。

 

  张启山一个眼神就和张日山一同上前止住要往外跑去的二月红,齐铁嘴连忙跑到他的身边劝说道:“二爷,你冷静点。这锦书你也看到了,方才你也有体会过,这只不过是幻觉。”

 

  二月红红着眼睛看向齐铁嘴:“不,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声音越发沙哑,“我的丫头没死!没死……”

 

  张启山拿过锦书细看后,伸手从尸体口内取出一颗石子,霎时,青乌子的尸体开始出现了快速腐败,“佛爷这是……陨铜?”齐铁嘴指着张启山手上的石子问道。

 

  见对方点了点头,齐铁嘴疑惑了起来,“富人含金含银以表身份,穷人含米是为了不当饿死鬼,这含金含银的就见得多了,含陨铜……这是为何。”

 

  见二月红仍然不愿接受事实,张启山将手中的陨铜递过去,“二爷,既然你不愿相信夫人故去的事实,那你便在这里试,方法青乌子的锦书内应该也有记载,试到你满意为止!”

 

  握紧手中的陨铜,回想起自己方才在洞窟内见到的情景。

 

  "咔哒"一声,回过头竟看见,青乌子的馆木正在慢慢地合拢上。

 

  齐铁嘴僵硬地看向了在场的其他人,“刚刚,有人触碰到机关吗?”他希望有人能解释一下面前的状况。

 

  这时,那块巨石倒塌下来,险些挡住了耳室的入口,紧接着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地动山摇。

 

  “不好!是自毁机制!”

 

  齐铁嘴一惊,急忙带人原路冲出矿洞。

 

  走出矿洞,山石不断落下,掩埋了洞口。

 

  二月红无力地将手中的陨铜塞回给了张启山后,失魂落魄地独离去。

 

  “佛爷,二爷他……”二月红的模样,让齐铁嘴担心地看向了张启山。

 

  拿着手上的文件,张日山叹了口气走进了书房,立正。

 

  “佛爷,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关于长沙的报告。”

 

  点了点头,示意张日山可以下去了。

 

  拿过文件翻了两下,却发现自己的副官竟然还站在原地表情十分挣扎。

 

  “说吧,陈皮又犯什么事了。”

 

  “陈皮在陆建勋的帮助下,杀了四爷。事后,更是屠了四爷满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张日山也选择不再隐瞒。

 

  四爷被杀?

 

  放下手中的文件,正色看向了张日山,“二爷知道了吗?”

 

  张日山点了点头,“这事在长沙传的很凶,二爷,怕是已经知道了。”

 

  “此事,还需与九门其他几位当家人进行商讨。明日,先把八爷请过来。”

 

  “启山!”书房外传来了急促的高跟鞋触地声,随后就看见尹新月一脸喜色地推门进来,“你回来啦?”

 

  “尹小姐。”见尹新月走了进来,张日山转身看向她,并向其打了声招呼。

 

  皱眉转过头,尹新月伸手指着张日山的鼻子,“你叫我什么?”

 

  “尹小姐。”听到女士的提问,张日山礼貌地回答了一句。

 

  “我说过,叫我夫!人!”不满张日山的态度,尹新月大声地想要矫正这个称呼。

 

  “好了,先下去吧。”张启山摇了摇头,努力想要看清眼前的字。

 

  张日山点了点头,转身便要越过尹新月出去。

 

  “尹小姐,现在长沙局面相当危险。所以我还是让人送你回去会比较好。”张启山整理好文件,看向了尹新月,“明日我便会派……”

 

  “启山!”尹新月连忙扶住往自己方向倒下来的人,“来人啊!救命啊!”

 

  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尹新月的叫喊,张日山连忙转身奔向书房。

 

  “佛爷这是肩上的剑伤和枪伤发炎导致的发热,用完汤药再喝点姜汤下去出身汗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长沙城内数一数二的大夫如是说,张日山也略微放下心。

 

  放下手中的药碗,看向坐在床边亲密照顾着佛爷的尹新月,张日山正思索着要不要去通知一下八爷,却被尹新月推了出去,“好了好了,你在这里会打扰启山休息的。你先出去,启山由我来照顾就好了。”

 

  被推出房间的张日山本来还想反抗,但转念一想,佛爷还在休息,自己这样会打扰到他。还是通知管家随时照应尹小姐,自己出去通知八爷了。

 

  房内的尹新月看着陷入昏睡的张启山,想着这两天来长沙的大伯对自己说过要拉拢张启山的话,计上心头。

 

  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张启山,我就不怕你不认!

评论(1)
热度(31)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