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二十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小满打开大门的时候,就看到张副官站在外面气喘吁吁的样子,甚是不好意思得对张副官说道:“哎呀,张副官你怎么这个时候来?”

  张日山一脸着急地看着对方,急着问:“小满,八爷呢?”

  “爷?”看着张日山点头,小满略带歉意得说:“我们家爷刚从矿山回来没几天,这几天歇息的都早,现在估计是歇下了。张副官,不然,你明天再来找?”

  看见小满就要关上大门,张日山连忙插进一脚挡住大门关上,“小满,真的是有急事,麻烦帮忙通知一声八爷。”

  看见张日山着急的模样,小满叹了口气,“我就破例给你通报一回,你先在正厅等着可好?”

  终于得到松口了,张日山连忙点头答应,跟随小满进入正厅。

  过了许久,小满这才急匆匆的走出来,看着张日山歉意得说:“张副官,不是我不愿帮你,可是我家爷一旦躺下,谁也别想叫醒的啊。”

  “不然你看这样,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先行告诉我,待明日一早,我们家爷醒过来,我就给您传达过去,你看可好?”

  想着事关佛爷安全,还是自己明日一早再来为好,张日山摇了摇头,“还是算了,等我明日再来接八爷过府吧,劳烦你明日一早记得留住八爷别让他外出了。”

  听着张副官的意思,小满连连点头,送他出了大门后,便匆匆回到了齐铁嘴的书房内,“爷,已经按照吩咐和张副官说过了。”

  给祖师爷上了一炷香,“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看上去的确是有万分着急的事情才来找您的,还叮嘱我明日早上一定要留住您,他会再来接您。”看着齐铁嘴,小满还是满腹不解,“爷,既然您还没歇息,那为何不随张副官到张府看上一看呢?以前您也经常夜深才过……”

  “小满,”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齐铁嘴转身看向小满,“记得,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做就可以去做的。你现在还小,你只要记住了,帮着齐叔给我看好这个香堂就好。”

  “其他事,有你家爷在。”齐铁嘴看向了书桌上的龟壳。

  长沙,怕是要变天了……

  次日看着已经焦急的坐在正厅等着自己的张日山,齐铁嘴这才整理下身上的围巾走了出来。

  “哎呀,张副官抱歉抱歉,昨晚你过来找我的时候我早就歇下了,早知道的话,我就等等你好了。”

  张日山看见人出来了,急急忙忙地就带着齐铁嘴走了,“诶诶诶,呆瓜你急什么?”

  等到上了车后,张日山这才道出回到张府后的事情,“八爷,你从矿山回来后,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

  张日山的脸色让齐铁嘴开始正色起来,“出什么事了吗?”

  “自从矿山回来后,我和佛爷都有陆续出现幻觉的情况,一直感觉身体很重。”慢慢发动汽车朝张府开去,“昨天佛爷甚至昏睡了过去。”

  “你这呆瓜!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小满通知我,非得拖到现在吗?”听到张日山的描述,齐铁嘴连忙掐起指决来。

  进入张府,还没等张日山停好车辆,就看到张管家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副官、副官,你可回来了。”

  连忙伸手扶住张管家,“张管家,怎么了?”齐铁嘴看着张管家的模样,心里一沉,怕是出事了。

  “八、八爷。”看见齐铁嘴,张管家行了个礼,这才急急忙忙的说出事情:“八爷、副官,这可怎么办啊?佛爷、佛爷不见了。”

  “张管家你先别急,先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我一次,可好?”心知事情不妙,齐铁嘴连忙安抚起了张管家。

  “昨夜夫人照顾佛爷歇下后,张副官吩咐我照应好夫人。我就让小葵一直候在门口了,到了早上我上去请夫人下来用早点,房内就没人回应了,直到后来实在没办法,推门而进。房里、房里就没人了。”张管家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他以为尹小姐的举动不过是想要和佛爷拉近关系,可没想到尹新月竟然不顾长沙的安危,硬是掳走了佛爷,这也是远远超出了齐铁嘴的想象。

  “这、八爷,你说怎么办?”张日山焦急地看向了齐八爷。

  “先不急,张副官,你这几日先把关于军务上的事情安排好,我们怕是要出城一趟。”齐铁嘴连忙拉过张日山到一旁细说。

  “八爷!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有了佛爷的去向了?”一听齐铁嘴的话张日山就激动起来。

  摇了摇头,“佛爷的去向我们还要去查,现在尽快将手上的事情安排好,我们这次离开,怕是要有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点了点头,正想转身离开去处理军务,却忽然想到一个人,“八爷,那……要不要通知二爷?”

  齐铁嘴思索了一下,“二爷我来通知,你先照我刚刚说的话把事情安排好,我们再挑时间联系。”

说完,两人便分开行动了。

 

  “二爷,我不悔。”

  “哥,不要这样。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陪着你一辈子的,但是没有想到……”

  “我的一辈子,却不是你的一辈子。”

  “哥,你知道黑色契约吗?”

  看着丫头的身影渐渐远离自己而去,自己却被禁锢在了原处。最后的一句话仿佛指向某个有着光亮的地方,却稍瞬即逝。

  “丫头!”二月红从床上惊醒,往脸上一摸,满头是汗。

  "叩叩"两声门响,管家来报,齐八爷来府。

  点了点头,回了一句把人带到正厅先候着,自己立马就去。

  坐在正厅等候的齐铁嘴看了看时辰,已近午时。方才进门时听红管家说,二爷尚未起身,二爷向来自律,从来都是卯时就起,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二月红穿戴整齐朝着自己走来,齐铁嘴连忙起身行礼。

  见齐铁嘴脸带急色,二月红示意他坐下,“八爷这次上门,不知所为何事?”

  齐铁嘴左右看了下,走到门边将门关上这才对着二月红说道:“二爷,出大事了。佛爷失踪了。”

  “佛爷失踪了,老八,这事可大可小,你可不要拿这事来开玩笑。”

  “二爷,你当老八是什么人,佛爷在否可是事关长沙城安危的大问题,我怎敢随意开玩笑。”见二爷还当自己是在开完笑,齐铁嘴连忙将这数日来发生的事,仔仔细细地描述给了二月红。

  “你说,佛爷和张副官回来后都有出现了不同情况的幻觉?”二月红爷想到了自己自从矿山回来后便日日做梦,还不时陷入梦魇。

  回想起当日在墓内所见的幻境,齐铁嘴说出了自己的推测,“二爷,根据老八的猜测,这应该是心魔。”

  “心魔?”二月红疑惑的看着齐铁嘴。

  “就是将内心中最为惧怕的事情在幻境中显现出来。或许是因为陨铜的影响,所以像佛爷和张副官这些被我用符水唤醒的人,多多少少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仿佛想到了什么,齐铁嘴盯着二月红连忙问道:“二爷,当时你也有和陨铜接触,回来之后,可否有什么不适?”

  对着齐铁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异状,随后便岔开了话题,“既然佛爷失踪了,那你们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打算呢?”

  摇了摇头,“只能算出是往南边去寻,其他就算不出来了。”

  回想起在火车上见到的那位活泼的小姐,二月红也觉得脑大,“即使知道尹小姐做法新潮,也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不顾长沙人民的安危做出这种事情。”

  想到这个,齐铁嘴也是叹了口气。

  “就是,你说佛爷对他那么好,她还想要什么?”齐铁嘴气吁吁地端起茶杯就灌了口茶下去。

  “对了,二爷,你可知道黑色契约?”近坊间一直流传着这个传说,版本之多,齐铁嘴都搞不清楚了。

  黑色契约!又是这个,二月红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名词。但他还是摇了摇头,“不曾听说,这个契约怎么了?”

  “说来也巧,这个说法是从尹小姐来长沙后才出现的,据说是只要得到它,就能以代价换取你想要的东西。还越传越玄乎,什么只要是真正的客人,店铺的门就会在你身边出现,为你而开。我和佛爷本想着从矿山回来就处理这个事情,却没想到佛爷他忽然失踪了。”想到这事,齐铁嘴也觉得奇怪。

  “还真有不少人相信,到处去找,只不过一直没人找到。二爷你说说,这不是无稽之谈吗。”齐铁嘴一直喃喃地念叨着,也不知道二月红有无听进去。

-----------------------------------------------------------------------------

卯时:5点到7点

午时:11点到13点

评论(2)
热度(17)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