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二十一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出了红府,齐铁嘴左拐右拐地走进一家茶楼,上到雅间的时候,他敲了三下。门往里面打开了,是张日山,齐铁嘴左右看看见没人便溜了进去。

  “你那边办得怎样了?”一进来就看见张日山已经备好好酒好菜等着自己了,齐铁嘴连忙抓起筷子边塞边问。

  张日山点点头在一旁坐下,“都办好了,八爷你找到佛爷在哪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出城?昨天陆建勋来府上闹了一顿被我轰出去了,怕是这两天出城不方便,要不要再等两天?”

  张日山炮轰似的问候都怼的齐铁嘴顿时没了食欲,他咽下口中的丸子,“你个呆瓜,你一口气问我那么多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哦,那你一个一个回答吧,我慢慢听。”张日山缩了缩,乖乖得等着八爷的回答。

  见张日山这么乖,赏他一个丸子,齐铁嘴这才说道:“佛爷的大概位置我已经算出来了,只是出发的时间还需要推迟一点,等过两天我们就出城。至于,怎么出城嘛……山人自有妙计。”又塞了颗丸子进嘴里。

  先行走出茶楼,齐铁嘴忽然感觉到一股气息,转身一看,正是那日救了自己的陵端。

  齐铁嘴连忙拱手行礼,“陵兄,好久不见。”

  “齐兄!好久不见!”同样拱手回礼。

  两人互相客套了一番后,忽然笑了起来,陵端摆了摆手,“我们两还是别再客套下去了,这样吧,你直接称呼我陵端就好。一路走来,听说你是九门中排名第八,那我称呼你八爷可好?”

  齐铁嘴笑了笑,“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陵兄看上去更是比我年长,我还要尊称你一声兄,如此的话,陵兄可随我家兄长儿时的叫法,称呼我一声小八。”

  “好,那就我就不客气了,小八,既然我比你年长的话,你也可以随我家小弟的称呼,叫我端哥。”看着齐铁嘴礼貌的样子,想起沈柏刚在家里天天怼自己的模样,陵端就想把小八也拐回当铺去。

  张日山此时也从茶楼走了出来,三个人互相介绍一番也都认识了。

  一路上,齐铁嘴做向导为陵端介绍着长沙哪里好玩哪里好吃的,陵端一时间也玩的不亦乐乎。

  “诶,你听说过黑色契约了吗?”耳尖的陵端忽然听到不远处两人讨论的内容,想起了自己的任务。

  对着齐铁嘴就问:“小八,你知道黑色契约吗?”

  齐铁嘴点头表示知道,“据说是可以兑换自己所希望的东西。”

  陵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可以兑换你的愿望,但你必须要拿出同等的代价去支付。”

  陵端的话让齐铁嘴起了疑心,他不动声色的套着陵端的话,“端哥,你怎么这么清楚黑色契约的内容?”

  尚未反应过来的陵端回道:“我就是当铺里的人啊,当然清楚。”仿佛忽然,陵端“啊”了一声,“你们九门的人也有典当过东西哦。”

  “是陈皮?”听到这句话,联想起之前陈皮的异样,张日山一把擒住了陵端,“换了什么!”

  “放开我……”忽然被擒住,陵端越发挣脱不开,只感觉到空气越发稀薄,“放开……”

  “呆瓜,你快放手!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行吗?”看见张日山无礼的举动,齐铁嘴正想上前劝阻的时候就发现陵端的嘴唇越发苍白,呼吸也渐渐加速起来,这才意识到不妙,“糟了!他有气喘!”

  “张副官你快放开他,他患有气喘,必须要送去医院!”齐铁嘴连忙拉开两人。

  陵端倚着齐铁嘴大口喘着粗气,手也握紧了胸前的衣物,嘴里无力的呢喃着什么。

  齐铁嘴侧耳听了许久,也只能听到陵端用着细微的声音呼喊着,“大…师兄……”

  就在张日山回过神要背起陵端的时候,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看见陵端的模样那人皱了下眉头,还是将人抱起转身就走。

  张日山见此人神秘正准备上前阻止的时候,却被拦下了,回头一看,只见齐铁嘴摇了摇头。

  眼看二人即将消失的时候,张日山忽然感觉到口袋里多了些什么东西,耳边传来了一句话,“若想得到答案,到这个地方来就可以了。”

  往口袋处摸了一下,感觉是纸张样的东西,他转头不确定的问齐铁嘴:“八爷,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齐铁嘴摇了摇头,“我应该听到什么?”

  仿佛捕捉到什么,齐铁嘴眯眼看着张日山,“张副官,你该不会想去吧?”

  被猜中心思的张日山连忙摇头,“怎么可能,我又不知道在哪里。”

  伸手敲了一下张日山的脑袋,齐铁嘴抬步走去,“你最好想都别想,有些东西如若不属于你,即使你付出沉重的代价,也是得不到应有的东西的。”

 

  睁开眼睛,看着顶上古色古香的床顶,陵端叹了口气,又回来了。

  陵越一进门就听到床上的陵端叹了口气,端着药就走到了陵端身边,将人扶起,“叹什么气?”

  想着自己任务失败了,陵端也没敢接话,再看见陵端手里端着的碗,往后缩了缩。

  感觉到怀里人动作,陵越皱了皱眉头,拿着汤勺盛起一口微微吹凉递到陵端嘴边。

  见是不可能逃过的,陵端也只好将汤勺里的药抿了下去。

  抿了第一口,陵端就受不住了,嘴里一边抱怨一边伸出手要接过陵越手里的碗,“大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喝药的,还一口一口来。”

  不理会陵端伸来的手,将碗里的药搅凉,试了下温度,这才将适口的药递给陵端,看着他一口气将药灌了下去。

  “为什么今日的药这么苦。”将药灌了下去连忙接过陵越递过来的水漱了口,又塞了块蜜饯下口,确保没有苦味了陵端这才开口抱怨。

  “给你加重了药量,这是你这几日来不听话的惩罚。”收拾好身边的药碗,陵越这才正视自家师弟,“说吧,你又打算干什么?”

  “那他们有打算来吗?”兴致勃勃地抬起头问,却看见陵越板着脸看自己,陵端低下了头,将事情全盘托出。

  “水晶球出现了裂痕,那不如让张日山他们得知陈皮做过交易,这样或许还有一线转机。”典当物如若出现裂痕或者典当的程度过多过少都会从承接人那补够,“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来把陈皮的典当物取回,这样就能抵消了这一份契约。”

  他不想再看见大师兄因为典当物失衡的原因受伤了。

  得知陵端是为了自己才冒险外出,陵越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伸手像儿时一般揉了揉师弟的头发,柔声说道:“以后再要出去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与你一起,万一再出现像今天的状况就不好了。知道吗?”

  好不容易得到师兄的理解,陵端抚着自己被揉乱的头发,点了点头,“嗯。”

 

  郑新路一百三十号,看着纸条上写着的地址,张日山第三次走过同一条巷子,却还是没有找到一百三十号。

  等到第四次走到巷子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条巷子。摸出手枪警惕得走上去,就看见一个古色古香的院子,门牌号正是郑新路一百三十号。

  收起手枪,他敲了敲门,门没有锁,张日山讶异的推门走进去。

  走进正厅,却毫无一人。常年接触古玩的他惊讶得看着架子上摆放着的瓷器,这里唐宋时期的古玩竟然比佛爷府内的还要多上一倍。这也让张日山对这宅子主人的身份越发感兴趣。

  穿过正厅走进后院,顺着廊道走进去,穿过一间间古色古香的房间。

  “阁下为何而来?”前方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听到声音,张日山加快脚步拐了进去。进入房内就看见书桌背后坐着一名男子,年岁看上去比自己大了一些,一头长发披洒下来,发丝中间略带挑染,一身红衣的搭配,看起来让人觉得怪异。

  “陵端现在在吗?我有事想问他。”张日山握紧了拳头走过去。

  “他在歇息,你的问题,或许我可以回答你。”红衣男子睁开眼睛看着张日山,红色的眼眸仿佛有法力,能将人的神志吸入,让人越发觉得危险。

评论(4)
热度(20)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