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二十二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二十一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陈皮在这里兑换了什么?”既然眼前的人也知道,那自己也不必执着于陵端,张日山直接开口就问。

  红衣男子用手撑着下颚,用眼神示意张日山坐下,“何必这么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了解。”

  看着面前的人警惕地坐下,“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我想要的答案了吧?”

  “当然可以,这里是当铺,想要问问题,自然是交易。只是你准备交出什么东西来换取答案?”

  “你!”男子嚣张的气焰一下激得张日山掏枪就对准了他的脑门,“快说!不然我就毙了你!”

  男子抬起头看着张日山,忽然凑近他,“你觉得这对我会有用吗?”只见男子手一翻。再打开的时候,子弹一颗不少的躺在男子掌心。

  不信邪的张日山打开了弹夹查看,里面一颗子弹都没有。

  彻底被压制住,张日山只能收回枪与子弹,乖乖坐下。

  “既然愿意冷静下来,那便是再好不过了。”男子从桌上的镇纸下抽出一张纸递给张日山,“这便是你想知道的内容,就看你接下来是如何抉择了。”

  用对心爱的人的感情换取杀佛爷的机会!张日山放下纸张后看着面前的男子,“要怎么取消契约?”

  “只要你付得起代价就可以。”男子并没有看着张日山,而是低着头查看着这一纸契约,仿佛在衡量着契约的轻重。

  “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取消这张契约。”张日山二话不说就给出了承诺。

  “既然如此,那就视力吧。”看见张日山皱眉,男子这才慢慢道出后续,“放心,不会立刻失去视力,余下的时间,足够你做完剩下的事情。”

  紧接着张日山就感觉到眼睛微微发胀,眨了几下眼睛,感觉又消失了,仿佛那只是自己的错觉。再次看向男子的时候,就看见对方的手中握着一只水晶球。

  “契约已经完成。”男子再次看向张日山,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有趣的看着他,“怎么?还有问题?”

  “解开心魔的方式是什么?”张日山也不和他废话,直接问出自己想要的。

  “哦,答案很简单,只是这次你又要给出什么代价?”

  “随你拿去,只要我能给的出来。”张日山也懒得跟他装神弄鬼。

  “好!爽快,那便劳烦你交出对疼痛的忍耐力吧。”男子伸出手,水晶一点点的在他的手上形成。

  看见水晶的形成,张日山除了感觉到不可思议,还连忙追问,“既然已经收了代价,那劳烦先生告知在下答案。”

  “东北张家,换血。”男子给出这六字后便不再说话。

  换血!东北张家!张日山心中警铃大作,他是如何知道这个的,张日山正疑惑想要继续问下去,却见男子大手一挥,自己失去了意识。

  “交易结束了?”身后忽然伸出一双手压住自己。

  将人拉到自己的怀里,亲了一口,看着对方瞪着自己的模样,男子愉悦的笑了,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两颗水晶,“在这呢。”

  沈柏刚倚在男子怀里拿过桌上新生成的契约看了起来,“视力和对疼痛的忍耐力,换取的是取消陈皮的契约和解除心魔的方法。就这两个要求你收了他这些东西,太狠了吧丁隐。”

  丁隐护着怀里的人换了个让他舒适点的姿势,“只是在等价交换的范畴内,毕竟他要的东西,都不是普通的东西。”

  放下手中的契约,沈柏刚看向了丁隐,伸手揽住对方的脖子,“怎么?我们店里,有普通的东西吗?”

  沈柏刚的话让丁隐笑了起来,“的确不普通。”说完便吻了下去。

  许久,一吻结束,沈柏刚这才迷迷糊糊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连忙伸手阻止了丁隐接下来的动作,“等等,大力呢,今天怎么是你出来了?”

  难得的好事被打扰,丁隐皱着眉头看着沈柏刚,“你想让他来?”

  知道这家伙想歪了,沈柏刚连忙安抚道:“才不是,是大哥说要和你谈谈,自然是让大力去。”自从丁隐身体内存有血魔与丁大力两个性格后,沈柏刚就一直以大力和丁隐称呼二人,也不将血魔当做妖魔,故二人对这个称呼还是乐于接受。

  上次血魔与陵越碰面的场景,沈柏刚想想都发抖,戳着血魔的胸部,沈柏刚抱怨道:“还不是因为上次你与大哥碰面,一言不合就毁掉半个后花园,我还用得着专门让大力出来和大哥谈话吗?”

  知道沈柏刚不是嫌弃自己,血魔就笑了笑,他蹭了蹭沈柏刚,在他耳边轻声说:“那今晚……”也唯有他不会嫌弃自己的存在。

  沈柏刚躲了一下,连忙将人推开,耳畔还看的出来微微泛着红,“先不管这个,你快让大力去和大哥见面。”说完便快步地离去了。


  陈皮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外国人,没好气的亮出自己武器,一边拿着九爪勾在擦一边问着裘德考:“不知道裘先生有何事光临我这寒舍?”

  看着九爪勾就有些害怕,但裘德考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选择对陈皮开了口,“最近长沙城出现了一则传闻,不知道陈舵主……”看见陈皮瞪着自己,裘德考连忙改口,“不知道陈四爷有没有听过呢?”

  “什么传闻?”陈皮懒得听他废话。

  “黑色契约,传闻是能够换取一切梦想的契约,只要能得到它。什么愿望都能实现。”裘德考说这个的时候眼睛还有些发亮。

  当听到‘黑色契约’的时候,陈皮的手停顿了一下,他眯起眼看着外国人,“没听说过。”他将九爪勾放到桌子上。“你就拿着这些无稽之谈来和我谈条件?”

  见陈皮有动怒的迹象,裘德考连连摆手,“Nonono,当然不是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不知道陈四爷知不知道这个东西?”

  看到裘德考掏出来的东西,陈皮瞪大了眼睛,这分明是他送给师娘的发簪!

  “这是我手下从南边的一个寨子收回来的东西,据说是从湖里的沉船捞上来,有村民接触过后就出现了奇怪的毛病,有的甚至因为这个死了,所以大家都说……”

  “你再说一次!他们是怎么死的?”陈皮发狠得掐住裘德考的脖子。

  被掐住的裘德考连忙掰着陈皮的手,还不断指着自己的脖子,示意自己已经喘不上气说不出话了。

  回过神来的这才送开了裘德考,“你再说一次,他们是怎么死的?”

  “咳咳,怎么死的这我手下没查出来,”重新获得自由,裘德考连忙揉了揉脖子,“不过我可以让我手下带你去那个村子,让你问问看。”


评论(2)
热度(26)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