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楔子(下)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只见闹事的男人大声叫嚣着就是要和主位的男子换位置,还四处嚷嚷自己有钱的很并且和长沙九门之首可谓是称兄道弟的关系。这连底气都不足的嚷嚷听的一旁不停弯腰道歉的小厮各种腹诽,就你还和九门之首是称兄道弟的关系?你也不看看主位上坐的是谁,再说,这人今天坐的还是副位。看来,九门之首要来了。
  戏台上正唱着的虞姬听到了声响,也停下来皱眉不满得看了过来这边。
  看到自家爷都被影响到了的管家紧忙赶到闹事的地方,却不先理会气势汹汹的闹事者,反倒是先向副位上的客人一鞠躬,随后道起了歉,“八爷,抱歉,今日是梨园的小厮没管教好,把不该放的人放了进来,影响到您听戏的心情了,真是抱歉了。”
  椅子上的八爷听到的管家的声音也只是微微带笑的点了点头后对着管家一拱手,随后掐指一算,笑道,“红管家啊,你还是劝这位客人赶紧离开梨园吧,待在这里……啊,不对,还是赶紧离开长沙城吧,待在这里……怕是会有血光之灾啊……”施施然说完自己要说的内容后,悠然的端起了茶几上的茶杯品起了香茗。
  这位八爷的话,管家听得汗都下来了。哎呀,这可不得了啊,其他人说说还好,这位人物可是长沙九门的齐铁嘴齐八爷啊。
  正所谓:
         军爷戏子拐中仙,正如烟上月。
         阎罗浪子笑面佛,正如杯中酒。
         美人算子棋通天,正如花下风流。
  眼前这位可就是诗中的算子,九门老八齐铁嘴,他的卦可是其准无比的啊,这一点在长沙城可谓无人不知。这如果连他都说出了血光之灾这词,看来这次眼前的这位爷可是不得了了。想到这里,管家连忙凑到闹事者身边轻声到,“这位爷,今天的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您看您下次还是可以来这里听二爷的戏,咱们梨园的戏台也不是只摆这一日二日的,您下次来也是一样的。不如,今日,就先回吧。”
  听到这话闹事者不由一愣,往日的时候自己摆出一副和九门之首称兄道弟的模样,其他人一听都早已毕恭毕敬的给自己道歉斟茶退下了,没想到眼前这主事的与那个抢了自己位置的人这么不识好歹,不由怒由心生,更是不情意就这么走了,“哼!凭什么就是要我离开,小爷我今天就是不走了!”说着一扯衣摆就要坐到主位上。听着身后的声响,齐八爷更是摇了摇头,笑着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再次品起了香茗。
  看着那位所谓的八爷如此不当自己一回事,闹事者气的不打一处,正要狠狠的往座位上一坐,但是身体刚下到一半,却只感觉到一只枪顶住了自己脑袋,顿时惊的动都不敢动了,随后更是被人一脚的踹到一旁去。
  “大胆!佛爷的位置也是你能坐的?”抬头一看,只见一名清秀的军人举着枪对自己狠狠的说道,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听到那原本施施然的人一下子变了样,大惊的对着一位军官模样的人喊道,“佛爷,不行啊!佛爷!这个位置大凶啊!”
  只见军官不再理会八爷的话,直接坐到了主位上,拿起小厮刚刚递上的香茗品了一口,随即看了一眼主位旁一诈一跳还不服气的想要说些什么的八爷,道了一句,“老八!”
  听到军官这么称呼自己的八爷一下子就焉了似的窝回了自己椅子上小声的抱怨着:“都和你说了大凶了你还不信我,待会你别怪我没告诉你……”
  看着刚刚悠然自若的人一下子变了样,闹事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那举枪的军人再一次一脚踹的翻了个跟头,这一次军人直接把手枪上了膛对准了自己,更是直接吓得一个哆嗦的爬起来离开,身后的小弟也是唏唏嘘嘘的跟了自己一路,走到门口仿佛想起什么来着,闹事者窃笑着拿起自己放在胸前口袋的钢笔,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一根泛黑的银针直接朝着军官飞去。看到这一幕的沈柏刚不由紧张得拿出了自己的暗器,想要把那银针打落,却不想丁隐竟然把自己给拦了下来,“柏刚,不急,你看!”
  只听叮的一声轻响,飞起的戒指直接就把细细的银针打落到了茶杯里,杯子里面的水更是瞬间就变绿了,随后戒指顺着下滑的轨道重新落回到了军官手指间,看得就连自幼习武的沈柏刚也不由感叹了一句,“好身手!”
  仿佛就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军官只是对着身后的军人一挥手,“副官,我要让他们,永远都离不开这个长沙城。”低下身听到指令的副官会过意来,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去了,随后军官伸手拿起了齐八爷的杯子,直接就品了一口香茗,热嘴却不烫喉,浅褐色的茶水顺着喉道滑了下去,落到胃里更是散开了一股暖人的热气,回到舌尖的甘甜滋味让军官浑身舒爽,恩,这二爷梨园里的金骏眉是越来越不错了,下次过来可以找二爷要些带回府里慢慢品味。
  惊讶的看着自己茶杯被身后霸道的人直接拿走喝去,齐八爷一脸不服气的嚷嚷道,“诶!佛爷这可是我的茶诶,你怎么就这么拿去了,你爱喝就让人再上一份,直接拿走我的算什么意思啊,赶紧赶紧地还我!”说着伸手要抢回茶杯。
  听着齐八爷的抱怨声,佛爷心情好了不少,抬起头带着笑意的朝着台上的虞姬点了点头。
  见到台下事情已了的二月红,也只是对着佛爷微微一点头,接着唱起了余下的《霸王别姬》。
  戏终,人散,梨园一日的开放时间就这么结束了,剩下的就只有大堂上的两桌人没有离去,一桌就是今天大闹梨园的九门之首张大佛爷—张启山与齐八爷,另一桌则是角落处的丁隐与沈柏刚二人。
  忙碌着收拾桌面的小厮仿佛没看到这一桌过了招待时间却还没离开的客人,只是低头忙活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但是坐在茶几旁的二人却一直在关注着主位上的二人。这时,只见二月红就连妆都还没来得及下就急忙地迎了出来,齐八爷看见出来的虞姬连忙站起身有说有笑的向着二月红拱了拱手打声招呼,看着齐铁嘴的动作,二月红也只是点头示意了下就开始与张大佛爷交谈了起来。只是没说两句话,二人更是交起手来,很快,两人的交谈就结束了,最后,张启山在桌子上放下了什么东西,转身离开。
  “诶诶诶!佛爷你等等我啊!”看着那张大佛爷竟然忽略了自己直接就离开了,齐铁嘴在后面小步追了上去,但是让丁隐和沈柏刚意外的是,在快要跨出门槛前,齐铁嘴竟然停了下来,向着二人坐着的地方微微一鞠躬,接着才小跑追了出去。
  “这……丁隐……他,他能注意到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试过在二人特意隐藏气息的情况下被人发现了,这让沈柏刚感到十分惊讶,不由转头问丁隐。却只见丁隐一脸严肃,“这事要先回去和‘大哥’商议一下。”说着就要拉着沈柏刚回去。
  “那,目标呢?”想起此行的目的,沈柏刚忧心的问道。
  一路上不断加快脚步的丁隐却摇了摇头,“先回去和‘大哥’商议一下吧,毕竟此事关系重大。至于目标,此次我们出来只是为了了解他现在的情况,但目前尚且不是与他碰面的时候。”听到丁隐的话,沈柏刚也安静了下来,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跟了上去,只是行色匆匆的二人没有引起到他人的注意。忙碌的小厮还是继续收拾着手边的东西,只有尚未进入后台的二月红奇怪的朝空无一人的庭院看去……

评论(10)
热度(93)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