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茗/丁沈】跟着系统来穿越(第七章)- 四

提示:联文,丁沈,哨向,私心给这两开了一点点的金手指,会带有一丢丢的生子因素,但是不多,介意的朋友请见谅。

楔子(by @踏歌而行 )

第一章(瀚鹏-无特加)(by @啦啦我叫啦啦 )

第二章(越端-机甲)(by @踏歌而行 )

第三章(凌邕-超能力)(by @茗茗如月何时可搓 )

第四章(追冬-兽化)(by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第五章(安陈-魔法世界)(by @李沉潜 )

第六章(一八-吸血鬼)(by  @言晤酱  )

第七章(丁沈-哨向)   

——————————————————————————————

因为是古代哨向,所以这里哨兵称呼为麒麟,向导为凤皇。黑暗哨兵为穷奇,他的向导被称为鸾鸟。

——————————————————————————————

  几天后,二人和馅饼说明情况后应昊茗就开始出发前往京城了。

  前往的过程中,应昊茗还遇到了沈柏刚在剧里的爱人:王紫宓,知道女子一直背负着家族仇恨的他,就这样带着王紫宓回到了京城的沈家,并且通过记忆里的剧情,证明了她的仇人并非沈父,并为其报了仇,成功让沈家躲过一劫。但是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后,都没有收到系统提示的任务完成的信息,所以他只能在沈家暂住下来,这一住就是三个月,也让应昊茗越发心急。

  这天,家里的女仆大大忽然就冲进来对着应昊茗大喊:“三少爷!三少爷!不得了了,咦?你还在睡觉吗?大大是不是吵到你了?”

  听到声音的应昊茗睁开迷糊的双眼,他感觉到浑身无力,缓了好一会才慢慢起床对着大大说:“大大,你慢慢说,不急。”

  听到提醒,反应迟了一拍的大大这才想起来自己跑到这里是要通知沈柏刚到正厅:“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大大刚刚听说有个什么叫胃肠喉的人派了个人到府里告诉老爷说让老爷给太后准备寿礼,老爷让我赶紧找你过去呢!话说回来,胃肠喉是什么啊?”

  听完大大的描述,应昊茗也正好穿好衣服走了出来,他点了点这个小胖妞的鼻子,笑着对她说:“你呀,是威昌候,不是胃肠喉。”

  转身就要随她去正厅的应昊茗却忽然感到腿脚一软整个人就软了下去,还好手的反应够快,一把扶住了旁边的门框,发现情况的大大吓得大叫,“三少爷你怎么了?要不要大大给你去找大夫来,大少爷生了一场病之后到现在都不愿意和大大玩了,三少爷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可是最好的三少爷了……”

  听着大大的话,应昊茗感觉到自己越发使不上力气,他只是摇了摇头,对着大大说:“大大,我没事,只是可能要麻烦你扶我一下带我去正厅了。”看着大大眼含泪的样子,应昊茗只能无奈得道一声:“抱歉。”

  腿脚无力的症状很快就好了,应昊茗还是选择自己走去正厅。

  结果刚到正厅坐下没多久,就听到身为二哥的沈柏祺对父亲提出了建议,就是要赠送镶金的观音给太后作为贺礼,但是沈父却摇头表示这礼物不够新意略显俗气,很快就轮到自己出主意了,为了保险起见,应昊茗还是选择了和原剧一样的意见,送一座开过光的白玉观音会更好。而这个意见也获得了大家的认同。就在此时,沈柏祺再次站出来:“爹,这次的白玉观音所需要的白玉石最好是要亲自挑选护送回来,超出时间,带来的后果将会是谁都承担不起。而家里,能在短时间内带回玉石的绝对是柏刚无疑,再加上这主意是柏刚提出来的,让他亲自跑这一趟我想大家也可以更加放心。希望爹可以让柏刚去带回这块玉石。”听着沈二少这恶意满满的话,应昊茗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

  在谈话结束后,自己走出了沈府的时候,眼角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应昊茗连忙追上去,是……威廉哥?

  快步走到男子身边却发现只是长相相似,应昊茗连忙道歉,转身就要走回去的时候,腹中一阵隐隐的痛,但还沉浸在自己思维内的应昊茗完全没发现到这一异样。

  就在此时,馅饼忽然冲进了陈伟霆的房间,“丁大哥,有件事我要问你一句,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柏刚兄弟,到底……有没有那个?”在得知丁隐是穷奇后,馅饼在这几个月内翻遍了手边的各类书籍都没有任何收获,但是今天找到的一本书却让他有个不得了的发现!

  被这忽如其来的问话问到的陈伟霆一愣,疑惑的看着馅饼,“什么那个?”

  左右思考了一下,想着两个大男人没什么不能说的,“就是床笫之事。”

  看着陈伟霆还是一脸懵听不懂的样子,馅饼只好从身后掏出一本书,翻开其中一页,递给了陈伟霆。

  接过书,低头看着书上面的内容,陈伟霆有点发愣。

  只见书上内容:

  穷奇现身,伤亡无数,须鸾鸟伴其身旁。若觉醒,床笫之事,珠胎结。

  为什么这些字拆开看能看懂,但是拼起来的意思却不大一样?迷糊得抬头看着馅饼。

  见到这模样馅饼苦笑不得,只好一把夺过书,直接给丁隐解释了起来,“哎呀,就是你和柏刚兄弟有没有行过夫妻间的事情?如果有的话,赶紧出发去找他,因为他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怀上你的孩子了!”

  听到这话忽然心头一紧,陈伟霆连忙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馅饼,“你说什么?可、他是男人啊。”

  看着对方的反应,馅饼觉得已经不需要得到回应了,只能着急地对着陈伟霆说:“丁大哥,赶紧去找人吧,这医书内的内容能流传到现在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穷奇和鸾鸟百年难得一遇,体质特殊啊!”结果还没等自己说完馅饼就看见丁隐独自一人冲了出去,“诶你等等我,好歹我也是个大夫,可以跟在你身边应对特殊情况啊!”

  而这边的应昊茗看着手中的干粮和水壶咽了下口水,尝试着将干粮递到嘴边,啃咬了一口,粗糙的口感和小麦的味道不断地刺激着自己的肠胃,让他忍不住要干呕,没一会就把刚刚咬下的那口干粮给呕了出来,小腹处还不断地冒出刺痛的感觉。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他伸手揉着自己的小腹,看着手上的食物思索了很久,还是放弃咬下第二口,收起干粮端起水壶喝了起来。

  回想起在取石的过程中一路顺畅,而且为了避开拜月教的痕迹,他特地选择了一条绕远的小道,想着可以避开剧中夺石的剧情。

  但还是在路上遇到了山贼,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山贼一个个贪婪地盯着他背上包袱。不适感越来越强的人只能闭上眼睛感受一下再睁开,看着面前持刀的人,他抽出了自己的佩剑躲避起对方的攻击来。

  闪身躲过投来的飞镖后,应昊茗一脚踹开面前的人,却没想到还有一个绕到身后想要夺取包袱的人,感觉到背后包袱被用力一扯,浑身的劲也仿佛被那一下给扯走了,应昊茗无力地跌坐到地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山贼,他不禁感叹自己捆包袱的方法还真是牢靠好用啊,“嘶……”自从跌坐在地上之后,应昊茗感觉到自己小腹的刺痛感越发厉害,还伴随着一股下坠的感觉,但是在山贼的武器砍来的时候,还是敏锐的一滚,躲开了一次攻击,但很快的,被包围的人无奈得勾起嘴角,没法反抗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拍了拍自己的小腹,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啦……”,再次拿起佩剑想要拼死一搏。

  被忽然跳起来的人吓了一跳的山贼连忙往后一躲,但是看到持剑的人摇摇欲坠的模样又奸笑着走近了应昊茗。

  就在几个山贼要靠近应昊茗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大喊,顿时几个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看着眼前的危机解除,松懈下来的应昊茗往后倒去,紧接着就被一个人接到怀里,看着眼前那眼睛泛着血色的人,应昊茗感到十分得安心,“你来了?”

  只见陈伟霆点了点头,抱紧怀里的人,回想着刚刚的一幕自己还在感觉到后怕,一路随着心里的感觉找来的陈伟霆好不容易见到那只专属于应昊茗的熊,连忙抛下馅饼一个人独自前来,但是在看到应昊茗一个人狼狈地面对几个山贼的时候,陈伟霆爆发了,他再次放任自己的怒火眼睛通红的一击了结了几个山贼。

  忽然,应昊茗抓紧小腹处的衣服,蜷缩起身体。另一只手紧紧抓着陈伟霆的衣服,“嗯……威廉哥……肚子好痛……”

  抱紧怀里的人,看着衣服透出来的血色,陈伟霆慌得不知如何是好。还好这个时候馅饼及时赶到,看着这样的情况,馅饼也是第一次遇到,无奈之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先给应昊茗喂下了几颗安胎药,连忙摇醒已经懵了的陈伟霆,“先别说那么多,带到马车上再说。”

  再次醒来的应昊茗就看见身边的陈伟霆靠在床边睡着了,尝试动了动手的他却感觉到浑身肌肉都在叫嚣着疼痛的感觉。

  感觉到床上人动静的陈伟霆连忙惊醒过来,看着床上的人动了动身体,陈伟霆连忙伸手到他的额头探了下,“昊茗,你醒了?还好退烧了,你现在不要乱动,我去找馅饼过来,你等着,记得不要乱动,知道吗?”

  看着陈伟霆严肃的表情,应昊茗只好点了点头不再动弹。

  等到检查结束后,应昊茗就看着两人一直在脸色奇怪的互打脸色,最后还是在馅饼夺门而出的情况下结束了这一次的打脸色。

  在陈伟霆的搀扶下喝下了水后的人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说吧,你们瞒着我什么?”

  看着放下杯子的人身体一僵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好,陈伟霆只好扭过头来对着应昊茗僵硬的几个字几个字的蹦出来,“那个……昊茗你……肚子里有了我们的孩子!”

  听到了这骇人听闻的消息,陈伟霆闭着眼睛不敢看向对方,却没想到只得到了一个“哦”字,这让陈伟霆惊讶地看着对方。

  感受到那人的眼光,应昊茗笑了笑,“其实一路上我都有感觉到,只是这个想法太过疯狂,就连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现在听到你这么说的话,我就肯定了。”

  听到那人的话后,陈伟霆拥住那人一起躺了下来,就在这时候,应昊茗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连忙问道:“我睡了几天了?”

  “三天?怎么了?”

  三天!太后的生辰就是今天,那还怎么来得及,着急的人连忙掀开被子就想要下床,但是……“唔……”紧接着就是捂住小腹弯下腰去。

  看着这人的动作,陈伟霆连忙将人扶回来,“别急别急,放心吧,任务完成了。你拼命护着的那块白玉在那一天就已经请馅饼派人加急送到沈家了,玉石也成功制成观音拿去开光送给了太后,你就放心吧。”知道那人焦急的是什么,将手伸到那人小腹处磨蹭着的陈伟霆这才慢慢道来。

  得知任务成功完成的应昊茗好不容易松下了一口气,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身体一僵,僵硬的扭过头对着已经开始露出大白牙的陈伟霆说到:“你刚刚没有感受到什么吧?对吧?一定没有是吧?”

  感受到手下动作的陈伟霆笑的大白牙都露出来,他一边躲避着应昊茗伸过来揪脸的手,一边继续磨蹭着对方的小腹,嘴里还念叨着,“宝贝,再动一下,就一下就好!”

  紧接着又感到手下的皮肤很赏脸带出了一些小鱼挣动的感觉,这一次陈伟霆的嘴角更加勾了上去。

  感觉到体内的动作,无奈的人,只好闷闷的窝回了自己的位置,不爽地发着小脾气。

  “昊茗……”感觉到身边的人拥得自己更紧,应昊茗没好气的应道,“怎么了?”

  “既然孩子都有了,那不如我们成亲吧?”陈伟霆尝试性的建议。

  应昊茗转过了头,好久都没有得到回答让陈伟霆不由得失落起来的时候。

  “好。”

  几天后,两人身着特制的新郎服,走到神坛前,听着身后馅饼报着的词逐一拜了下去。

  双方对拜!

  最后一鞠结束后二人端起杯子喝完杯中的合卺酒。

  就听到系统的声音再一次运作起来。

  “恭喜完成所有任务,通关游戏。祝贺二位!”

  就在听到系统音的时候,陈伟霆一把拥住了身前的人,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昊茗,我们回去领养一个孩子好不好。”

  得到对方点头后,他凑过去吻起了对方。完成婚礼仪式上的最后一个步骤。

.............................................................

接龙文群宣,等君品茗:572468449

等茗不逆不拆,欢迎新朋友的加入~

万里联文即将结束,下面有请 @凌八百 

评论(19)
热度(59)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