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一

 楔子()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孽障!”

  看这个跪在面前这不懂事的徒弟,二月红气得把手中的杯子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听到师傅的骂出的话,陈皮倔强地低着头不愿说话,“你看看你拿回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黑市的东西都敢带回来给你师娘,陈皮!你可还知道我红府的规矩!”

  只见那低着头不服气的孩子,硬是从嘴里憋出了红府的规矩,“家规第四条,黑市的东西,一律不准出现在红府内……可是师傅!黑市的东西不也一样是从墓里出来的,我们府里不也……”

  听着徒儿这不成器的反驳,二月红只是闭着眼睛一拍桌子,大声叱道,“给我出去在祠堂跪着,没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看着徒弟在自己的命令下,好不容易动弹了身体,起身离开朝祠堂走去的身影,二月红只能重重的叹了口气,只能用手不断揉着自己不断刺痛着的额头。

  却不想没一会,就感觉到了一双还带着凉意的细手不断的为自己揉着刺痛的地方,这时,二月红再次叹气,伸手拉下为自己按摩的细手,心疼的呵气想要捂热对方的手,“丫头,你怎么出来了?前两日不是才受寒了吗?”

  只见那温婉如水的女子轻轻的抽出被二月红捂热的双手,带着温柔的声音轻声说道:“我这不是好多了吗,看见哥你一回来连东西都还没吃,就和陈皮来到房间里面谈事情了,我这不下了面条拿来给你们了吗?”说完就让身后侍女打开了食盒捧出了里面的面条放在了桌子上。

  低头看着丫头端出来的清面,心里感觉暖暖的,毕竟自己这唱戏的嗓子不能多吃带有太多调料的食物。只是辛苦了丫头,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记着这一点还时常为自己下厨,做自己最喜爱的面条,二月红抬头看着自己这善解人意的妻子,不由在心中衷心地感谢上天让自己从那债主手中救回了丫头。二月红笑了笑,伸手拉过丫头在自己身边坐下,开始吃起这百吃不厌的面来。

  笑着被二月红拉到身边坐下的丫头环顾下四周,却不见陈皮,不由开口问道:“哥,这陈皮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他了?”

  听到丫头的问话,二月红稍稍好转了一些的心情开始烦躁了起来,只是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吃着面,“那个孽徒!我罚他去祠堂跪着了!”

  看着自家夫君心情不好,丫头只是笑了笑不再说话,同时也伸出手将二月红因为低头吃面而落下的头发拨回耳后,“哥,陈皮毕竟现在还小嘛。好好的教导他的话,长大了就会好了的。”

  夫人这拐着弯说情的话语,二月红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只是停下了吃面的动作,细细的看着对面人的面容,笑到:“你呀,就是太宠他了。”语毕,还如同小时候那般,伸出手指刮了下丫头的鼻子。

  轻笑着被二月红刮弄了下鼻子,感觉痒痒的,丫头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二月红将这碗清面吃得干干净净才起身提着食盒去祠堂看望陈皮。

  还没走进祠堂就看到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一股倔强气的跪在那里,丫头没好气的走上去,先把自己手上的食盒背到身后,“怎么?师傅说的话你还不服气吗?”

  听到声音惊喜的抬起头看着自家师娘低头看着自己,陈皮只是一脸不服气地握紧了自己一直藏在口袋里的发簪,气愤的说:“服……师傅说的话都对……可是师娘!咱们府里的东西不也很多东西都来……”正要不服的开口辩驳却被丫头一指,止住了话头。

  “这还叫服?看来你师傅这次可没罚错你!”看着跪在蒲团上的陈皮,丫头俏皮的说:“只是可惜了我这面,难得我在给二爷下面的时候还给你留了一份。”自小看着长大的小徒弟,丫头自然是知道用什么方法是让他转移话题。

  看着丫头放到自己面前的食盒,陈皮不由眼前一亮,道了声:“谢谢师娘!”就要捧着碗换个姿势吃起来。

  “等等。”看着开始有点得意忘形的陈皮,丫头开口阻止,“我给你带面是一回事,师傅的罚跪是另一回事,给我跪着吃。”

  被丫头的话说得愣住的陈皮,呵呵的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跪着吃起了面来。

  “拿来吧。”看着陈皮一脸高兴的样子,丫头蹲下身朝他伸出了手。

  听到丫头的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陈皮就这样含着吃了半口的面看着丫头,仿佛还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意思。

  陈皮半含着面的傻样看得丫头捂嘴笑了起来,“你呀,愣着干什么?不是有东西要给我吗?”

  看着主动提起的丫头,陈皮不由得伸手到口袋里面用力拽紧了发簪,“可是师傅……”

  看着陈皮支支吾吾的样子,丫头放低了声音对着他说:“难得你那么有心给我带了发簪,怎么可以不给我呢?”说完还再一次伸出手向陈皮讨要。

  犹豫得看着手中的发簪,回想起自家师傅的训话,陈皮拽紧了手中簪子一下子倔脾气上来,抬手就往地上砸了下去。

  “诶!陈皮你别……”一时间一个完好的簪子就这么被摔成两半,丫头急忙心疼的捡了起来,却不慎被破损处刺伤了手指,一刹痛得一缩。

  看到丫头被刺到手连忙爬起来想要查看情况的陈皮却被止住了,“行了,没事呢。回去包扎一下就好。”丫头举起这透红的发簪对着门外的阳光细看,顶端带着些许血丝的发簪却透露着诡异的红,但是丫头却仿佛没看见这异样的样子,只是对着光线欣赏着这发簪。

  “你看嘛,这个发簪看起来还是挺漂亮的,回头我找人修一下就可以戴起来了。”举着发簪还没来得及放下的丫头忽然笑了起来,对着前方喊了一声,“二爷!”

  听到丫头的称呼陈皮连忙抬起头来往丫头视线看过去,却皱眉得回头看丫头,那边不是没人吗?

  “丫头。”这时一股温润的声音传来,陈皮再次抬头看向那个地方,却发现二月红就站在那边看着他两,不由摇摇头,是自己眼花了吗?

  听到丈夫的呼喊,丫头连忙拿出手帕包好被摔碎的发簪,转身对着陈皮说:“好了,这次我就破例收下了,但是仅此一次哦,以后记得要守好红府的规矩呢,府内会有这些规矩都是当家人经过细思才会定下的,当然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所以记住不要再犯了。”丫头说完就拿着包裹好的发簪走向了二月红。

  看着丫头手上的包裹,二月红就知道丫头收下了陈皮的发簪,只能摇了摇头,转身对着陈皮说:“陈皮,记住了。仅此一次。”说完就偕同丫头离开了祠堂。

  只余下陈皮一人留在祠堂越想越气,最终恼怒的离开了红府。

评论
热度(58)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