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二

 楔子()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桃花在一旁看着陈皮带回来的洋大夫用可怕的针把药扎到夫人的血管里,忧心的拉过陈皮在一旁小心的问道:“诶,陈皮,你带回来的那个洋大夫到底行不行,夫人的身体可不能随便折腾,你有没有先通知过二爷?”听着桃花这么说的陈皮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行了,桃花,我可不是什么人都往府里带的,这个外国人的药我见过,管用!你就放心吧。”

  听着陈皮这话,桃花看着一直因为身体疼痛而皱眉的夫人在注射了药物后舒张开了眉头高兴的笑了。

  看着每日一回来就会躲到密室里面的二月红,丫头忧心的看着书房里面敞开的门。但是没过多久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丫头……丫头……”迷糊间听到了熟悉的呼唤声,丫头迷茫地抬起头来,看见二月红担心的看着自己,“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呢,小心着凉。”刚出密室二月红就看到自家丫头趴在书房外的石桌上睡着了,连忙走过去脱下了披风披到对方身上。

  “嗯,二爷你出来了?饿了吗?我去给您下个面。”站起身正要离去的丫头却忽然踉跄了两步就要倒下去。

  “丫头!”几步上前揽住妻子,担忧的看着她难受的样子,二月红恨不得以身代之。

  “二爷,佛爷和八爷来了……夫人这是怎么了?”为张大佛爷和齐八爷带路的管家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丫头一脸虚弱的依靠在二月红怀里,惊的赶紧呼喊下人来,要把夫人送回房里。

  “哎呀,夫人这是怎么了?”还没来到凉亭的齐铁嘴就看见这里一片闹闹哄哄的。走近一看就看到丫头惨白的脸色,随机掐指一算,皱起眉头来。

  抬头看见齐铁嘴算完后不再说话,二月红急得冲齐铁嘴直喊,“老八,你到底算到了什么!快说!”

  只见神算放下手来,转头看向身后跟来的张大佛爷点了点头,“佛爷,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

  听着齐铁嘴的话,张启山点了点头,站定看着二月红,只是说了一句话后便不再说话了,“二爷,先把夫人送回去吧。”

  看到张启山的表情后,二月红压抑了下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地抱起丫头先送回房内。

  等到二月红再次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时候已经是在红府的会客厅内,坐在茶几旁自斟自酌的两人,看见二月红都起身向对方致意。

  二月红快步走至茶几旁,一旁的齐八爷适时得递上一杯香茗,好让行色匆匆的二爷缓下一缓。

  端起递过来的茶水压压惊后,二月红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二位,问道:“不知佛爷和八爷这次来红某府上有何贵干?如果仍是关于上次的事情,那么就恕红某不送了。”直接了当的挑明情况后二月红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听到二月红这直白的话语,张启山与齐铁嘴二人相视一笑,紧接着就是齐八爷这打趣着的话语,“这红二爷还真是不近人情啊,好歹咱们可都是九门的当家人。”

  看着只顾着嘴贫却没有给出实际结果的老八,在二月红就要发作的时候,张大佛爷及时“制止”了二月红接下来有可能的暴行,“好了。这次我和老八过来主要是有些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的,其一,二爷你对鹿活草一物可有印象?”

  此话一出,二爷的脾气立刻就被压了下来,二月红立刻就看向了张启山,“有,就是上次神医化千道来时候提过的那个药,但此物当真存在?”

  只见齐铁嘴点了点头,“虽说是传说之物,但据说最近新月饭店那边不知从何处得到了鹿活草,准备要在三天后进行拍卖。所以我们这几日正准备要出发去取药,这才来和您这边说上一说的。”

  听到齐铁嘴的话,二月红也正色起来了,连忙对着二人说道,“我这就去北平!”

  “二爷,慢着……”看着二月红行色匆匆的样子,张启山连忙开口拦住了他。

  “嗯?”看到两人还有事情欲言又止的时候,二月红坐正了看着二人,“难道,二位来此,为的不止是鹿活草一事?”

  只见二人一个低头不说话一个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憋不住了,一拍桌子就道,“这事我可不得不向您说了,二爷,您可知最近陈皮找了个洋大夫给夫人看过病来着?”

  听到齐铁嘴的话,二月红不明就里的点头,“知道,陈皮为了他师娘的身体每天都在忙出忙外的……”

  看着二月红这还被蒙在鼓里的样子,齐铁嘴就忍不住了,“二爷你可知那个洋大夫带来的可不是一般的药物啊,那是吗啡!”

  听到药名,二月红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眼神锐利地看向了齐铁嘴,“八爷你可确定,如若不是你可知道后果?”

  看见二月红的眼神,齐铁嘴不由得一哆嗦,点了点头,随后眼神略带蜷缩地看向了张启山。

  接收到了求救视线的张启山,点了点头看向二月红,“的确是吗啡没错。数日前,我与老八、九爷前来探望夫人的时候就曾亲眼看见夫人注射了这种药物,还是因为九爷曾接触过此类药物所以才认出来了。只是,二爷你可知吗啡是管制药物,只有军队和另一个地方有……二爷你可知在何处……”

  “那,二爷你知道陈皮现在所在何处?”看到二月红点了点头,张启山这才继续往下说。

  “佛爷你放心,这陈皮你尽管带走,我还真想知道,到底他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傅的存在!”说完二月红就撩起袍子要去找陈皮。

  “慢着,二爷!”看着二月红要走,齐铁嘴连忙拦住,“他的事情先不着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先把夫人的药给带回来了。陈皮的话,还是让佛爷交给张副官吧。”说完掐指一算,“二爷您就放心吧,这次我们去新月饭店的事情可谓是有惊无险,绝对能把药给带回来的。”听着神算子的话,二月红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但在两人踏出红府的时候,齐铁嘴被拦住了,“老八,你告诉我,刚一开始见到夫人的时候你算的那一卦为何表情如此奇怪?”

  这还没走出红府呢,就被人堵着问这个,看着面前的张启山,齐铁嘴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的绕开了张启山先坐上车,“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在车上一直承受着张大佛爷目光洗礼的齐铁嘴终于扛不住了,举手表示投降,探过身子对着张启山意味深长的道,“这夫人的病……”话还没说完就先叹口气,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车子忽然刹车,原本就探着身子的齐铁嘴一个不稳,要往中间滚了下去,还好张启山眼明手快在人失去平衡的时候及时一拉,把人拉到了怀里,随后视线更是紧盯着司机。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的司机连忙解释,“佛爷,到了。”

  “下次记得穏一点。”听着司机的回答,张启山点了点头,留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车子,只剩下刚刚因为不平衡歪到对方身上至今还没还魂的人。


评论(2)
热度(49)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