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三

 楔子()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看着眼前来者不善的人,陈皮收起了自己手上为丫头买来的食物,小心拿在手上,“张副官!不知道你这次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听到问话,张日山站定看向了对方,“陈皮,麻烦跟我走一趟,佛爷有事要问你。”

  “佛爷?你家佛爷有事情的话不是应该直接去找我师父的吗?来找我干嘛?”说完,直接把物品放进了口袋,就要在张日山身边走过去,却被拦住了。

  看着拦住自己的人陈皮皱起了眉头,他不想继续纠缠下去,“张日山你让开!我今日有事情,有事下次再说。”伸出手就要把拦住自己的人给推开。

  却不想对方竟然直接站到了自己面前,当起了拦路虎。看见对方如此不识相,气得陈皮直接对着张日山动起手来。

  “够了陈皮,这次让你配合调查是与你之前请回去给你师娘看病的医生有关!”张日山一边伸手挡住陈皮的攻击一边大声的解释。

  但是陈皮却没听进去半分,“我给师娘找的医生自然是厉害的医生,用不着你们张大佛爷过问!”

  “啪嗒”,荷叶包落地的声音却引起了陈皮的注意。一个不慎,就直接被张日山掏枪压住,身后众卫兵连忙上前帮张日山扣住了陈皮。

  “张日山你放开我!我还有事情要回去找我师娘!”陈皮一直在使劲地挣扎着,却在张日山的命令下被卫兵带走。

  看着急匆匆走进来要收拾行李的二月红,丫头放下手上正在纹饰的钱袋,起身走向二月红,“二爷,这八爷和佛爷来找您是有什么事吗?”

  却只看见二月红转身看向丫头,一脸喜色的扶着丫头坐下,这才开口说道:“丫头,还记得上次神医化千道来府里为你诊治的时候,提起过的鹿活草吗?”

  听到丈夫提起的名字,丫头乖巧的点了点头,“恩,记得,但是鹿活草,那不是传说才有的吗?”

  二月红摇了摇头,伸手抚上丫头的头发,带着笑意地像幼时那样伸手揉着丫头细软的头发,“这次佛爷和老八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最近在北平那边的新月饭店会有鹿活草的拍卖,所以迟些,我要与佛爷他们去一趟北平。”

  听到二月红的话,丫头连忙把他的手拉了下来,“二爷,这次让我也跟着去吧……”

  “但是你现在的身子……”听着丫头的话,二月红拉紧了她的手。

  摇了摇头,丫头端起刚整理好摆在一旁的服饰,“您看,这还是您给我买的新衣裳呢,我都舍不得穿上,正好这次出去,咱们把它带上,好不好?”

  看见丫头期待的眼神,二月红点了点头,也不好再开口拒绝了,“那好吧,但是要记住,这次我们可是要低调行事。”

  出发当日,看着一大早就揽着自己的二爷,丫头疑惑的说:“二爷,我们不是要去北平吗?怎么这车是往另一个方向开的?”

  看着疑问的丫头,二月红笑着抚摸着她的头发,笑了笑,“你先上车,我和佛爷老八他们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要办,你就先到包厢里面等我吧。”

  自家相公说的话当然是绝对的,听到二月红这样说的丫头点了点头,提起脚边的行李,独自一人先行上了车。

  坐在包厢内的丫头,看着车站外的二月红,不由一阵心慌,连忙探头出去看向二月红,“你们要快些回来,记住不要受伤了!”

  二月红听到妻子的话不由得一愣,连忙挥手,“放心,不会有事的。乖乖在车上等着就好。”

  看着火车缓缓开出时二月红还在疑惑,自己明明没有对她说出计划,为何丫头却会对自己表现出这样的表情。

  接下来的计划就如同解九爷的预料的一般,一路下来都畅通无阻。

  直到……

  直到齐铁嘴看着底下这快速飞过的火车,拍着胸口大喘气地喊着:“哎哟妈呀,这个混蛋解九,原来他是说的运气是这个,让老八我跳这个,这不是要了我命吗我,我我我……”

  眼看列车交接的路程都要错过一半了,再不跳就要来不及了,这才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大喊,“老八!!!”

  听到这个声音一个哆嗦,齐铁嘴只好不再抱怨大声喊道:“死就死吧!”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勇敢跳下去的齐铁嘴却讶异的发现了,本应直接接触到冰冷的车厢面的他直接摔进一个柔软的怀抱里,惊的他连忙抬头起来查看情况。

  结果抬头查看的结果更是让他吓得大喊:“佛爷!你怎么会!!!”

  原来是张启山接住他并且为他承受了大部分的撞击,这样的一幕让齐铁嘴说不出话来。

  被如此安静的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更是有些不习惯,他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示意了对方起来。

  被人一拍回过神来的齐铁嘴这才反应过来,连连向着身下的人道着歉,并且被后来赶到的二月红拉了起来,“哎呀佛爷不好意思了,还让您接住我了,谢谢了啊。”走向包厢的齐铁嘴一路上打着哈哈道着歉,嘴上虽活跃,但眼睛却一直不知道看向哪好。

在快要进入车厢的时候张启山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了齐铁嘴,但是嘴里的话却是对着一旁的二月红说,“二爷,你进去陪夫人吧,我们一会就进来。”

  知道张启山有些事情要单独和齐铁嘴说的二月红点了点头便拉开了包厢的门,独自一人先行进去陪丫头了。

  而这快要到包厢了,认为好不容易快要摆脱窘迫困境的人却在快要进去的时候被人堵在了车厢的门口,只能无奈打着哈哈笑道,“佛爷,麻烦让让,我们该进去了。”

  但是没想手上被塞入了一个物件,齐铁嘴一愣看向手中的物件,竟然是二响环,他呆愣的拿着二响环看向对方,只见张启山只是轻咳了下,就转身进入了包厢,“之前看着你一直想要的样子,于是就去给你寻来了,拿着吧。”

  这样的发展更是超出了齐铁嘴的接受范围。因为他看到了张启山手上还有一支,这样的话,就说明自己手上的是二响环一对中的另一支,他呆愣的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过道,拽紧了手里的物件,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双响环……虽为实心手镯,但敲一下却能响两下,齐铁嘴一直认为,双响环或许就此一只,但却没想到他张启山真的寻得另一只凑成了一对。据说此环凑齐后,两环之间会相互反应,敲一环连带双环响,更是能凑成“三连响”。

  当年他张启山为了求得第二个镯不惜千金求镯,但是齐铁嘴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人求回来的东西,居然会是给到了自己的手上了……

  看着手上的东西,齐铁嘴也只是笑着摇摇头,小心将手里的东西藏到胸襟的内袋中,往前数步走进车厢内。

评论(14)
热度(56)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