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四

 楔子()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齐先生您来了?”看着人终于齐了的丫头这才放下手中紧拽着的杯子打起了招呼。

  听到丫头的问候连忙点点头并且一脸夸张的开始吐槽起了解九,“哎呀,原来解九这厮,说的运气是指让我们玩命跳火车各自看各自造化啊,还好我齐老八福大命大,在临行前为自己算了一卦,这一次可谓是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话刚说完就听到一丝诡异的笑声,顺着声音看过去,齐铁嘴就看见张启山笑的一脸诡异的看着自己,忽然就打了个寒颤,想起了刚刚要不是佛爷救了自己,估计就不是现在在这里有说有笑那么轻松的模样了。

  “哦,是吗?那为什么八爷在出发前没有告诉我们这一卦呢?”难得心情好的二爷也打趣着齐铁嘴。

  听到问话的人也连忙顺着二爷的问话糊弄了下去,“这您就不懂了吧,我这叫天机不可泄露!嫂夫人,您说对吗?”

  忽然被齐铁嘴点名的丫头愣了一下,收起了被逗乐了的笑容,连连点头称是,“是,齐先生说的有道理。”

  看着坐在床上的人,张日山示意看卫打开了牢门,但是却在还没走进去就被“切”了一声,张日山皱着眉头看向了陈皮,“陈皮,知道为什么抓你进来吗?”

  陈皮一脸无聊的玩着手上的铁蛋子,“这张启山在长沙不是想抓谁就抓谁的吗?”

  尝试着不去理会陈皮的挑衅,继续做着自己的审讯工作,“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你……和日本人是什么关系。”

  抬起头撇了一脸张日山,“你算个什么东西,让张启山亲自来审问我,我才考虑下告不告诉你……们……”说话的过程中还在上下地打量着张日山。

  看到坐在床上的人并没有一丝犯人该有的自觉,感觉到自己的忍耐力即将爆发,张日山在心中默念着:很好,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这边还没默念完,那头的铁蛋子就飞了过来。

  侧头一避过,抬起手臂就把陈皮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好!既然你武功不错,那我们就来比试比试!”话刚说完还顺手把自己腰上的枪袋卸下,以防走火,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扔,蹲下身就对着陈皮一个扫堂腿过去,但却没想到那人早有防备,直接跳了起来避开了,既然如此那就顺着架势往下腹攻过去,然而陈皮一下地就顺势一勾把自己还没站稳的身体压倒在了地上,看着对方正要往自己脖子上掐来的手,张日山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去压制对方。

  看着打红了眼的陈皮,张日山对着他喊道,“陈皮,对你来说!你师娘的命都无所谓了吗!”

  听到张日山提起师娘,陈皮总算是回过一丝理智,但手上的劲道却渐渐加重,“你这是什么意思?”

  越发喘不过气的张日山却在这时候放松了对陈皮的压制,手往两旁一摊,才说出这次来的目的,“日本人给你的药,根本就对你师娘的病没有帮助!”

  听到张日山的话,陈皮松开了手,也和张日山一样躺倒地上去,小声的喃喃道,“不然……我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

  听到陈皮的话,张日山一个翻身就跳了起来,“陈皮……其实……你师娘的病并非无药可救。”

  听到张日山的话,陈皮不可置信地爬起来,紧握着张日山的衣服问:“真的?那我师傅知道吗?”

  仿佛感觉到对方的紧张,张日山拉下了陈皮紧握着自己军装的手,“是真的。二爷、佛爷还有八爷已经出发前往北平去找药了,所以,在佛爷回来之前,你就先呆在这里,等你师傅回来了,我自然会放你出来的。”

  松开陈皮的手,张日山整理好身上的配件,拉直军装,抬头看了眼对方,转身走出了房间。

  坐了几日火车,好不容易到了北平,先下车的两人开始在站台上搜索着新月饭店牌子,眼前扫过一个牌子,齐铁嘴心里咯噔了一下,抬手轻撞了一下张启山,低声的问道,“佛爷,这新月饭店不是说,是北平最大的饭店,怎么连个接火车的人都没有?”

  张启山环顾了下四周,眼神落定到了齐铁嘴刚刚看到的那个牌子上,示意齐铁嘴看过去,“就那里。”

  抬眼看去果然还是那块牌子,看的齐铁嘴连忙拦着张启山,挥着手看向另一个方向,却看到四个一脸杀气地看着自己这个方向的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忙回过神去看向身边的人,心里更是默念着非礼莫视非礼莫听。

  靠上去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交流到,“不对啊佛爷,你看错了,人家是来接曲如眉的,咱们顶着的是彭三鞭的名号,对不上啊对不上!”

  听到齐铁嘴的话,原本还没觉得什么的张启山奇怪的看向了对方,“老八,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古代词人牛希济曾作: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这牌子上书曲如眉暗指新月,正是新月饭店派来接应我们的人。”说完便不顾那人独自先走了上去。

  看着这人先自己一步的跑去自报家门齐铁嘴摇了摇头这才跟了上去,就是知道才觉得对不上啊……

  看着送行李的小弟离开,齐铁嘴就开始像没有骨头似的瘫软在沙发上面,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佛爷啊,你说这新月饭店还真的带有几分奇怪,但是这奇怪里面却又处处透露着合理的地方,就比如像刚刚那个司机小新,刚下火车的时候我还看见他和身边的几位丫头在看着我们一直嘀嘀咕咕嘀嘀咕咕的,你说真的没什么古怪吗?”

  碎碎叨叨碎碎叨叨说了一大轮却没有得到回应的齐铁嘴好奇地回过头,却发现这张大佛爷居然就这么坐在了沙发上闭目而眠,完全没把自己当一回事,乐得齐铁嘴笑出了声来,好笑得端详了一会,这才收起了笑意抬手掐指算起了这次的行程。

  看着算出来的结果,齐铁嘴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卦象上显示的虽与出发前所算结果一样是成功得手,但却多出了一丝异样,然而这异样自己却是怎么也算不出来出自谁的身上,看来这次行动掺和的人还不少,不过既然是有贵人相助,那必然就是有惊无险,苦恼了一下,但还是决定就这么随它去了,毕竟船到桥头直然直嘛。实在搞不定,这会不还有这位张大佛爷在,直接让他去把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破了就好!反正他也不信命!

  一想到这里就齐铁嘴就一脸困恼样地看着张启山,这人就是不信命还老爱带着自己,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实在想得头疼,齐铁嘴也不再看向张启山,自己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直接也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评论(7)
热度(49)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