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八

楔子() () () () ()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同样听到奇怪的脚步声,张启山唤醒了二月红。正当两人都进入了备战阶段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了尹新月一个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尹小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齐铁嘴呢?”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张启山略带防备得看着尹新月。

  听到张启山的问话,尹新月身子一僵,转过身拉上房门,“他说要出去转一下,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打量着尹新月一会,张启山点了点头,“现在有些身份不明的人上了车,尹小姐你注意留在车厢内,我出去看一下。”

  正要跨出车厢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手上的二响环一震,疑惑得回身打量着刚刚才进来的尹新月。

  这时,张启山忽然伸出手一把拉住尹新月带着手镯的那只手,“尹小姐,麻烦告知张某,齐铁嘴去了哪?”

  看着不再像之前平和得张启山,尹新月有些后怕地往后退了一下,“我、我不知道……”

  紧接着就感觉到紧抓着自己手腕上的手在渐渐用力的尹新月一时害怕,闭着眼睛就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我只听到他说了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然后就交代我回来通知你,之后就一个人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那你这个手镯是从哪来的?”

  越发低沉阴霾的声音吓得尹新月一抖,哆嗦着把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齐铁嘴离开之后我在那个包厢捡到的,因为觉得和你手上那只是配对,所以我才戴起来的……”

  感觉到手上的手镯被张启山强硬的取下,紧接着就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只听到远远传来一句,“二爷,麻烦您照顾下夫人与尹小姐,我出去找一下老八。”

  而这边独自离开车厢的齐铁嘴一边在走廊上走着,一边注意着脚步声传来的地方,但怎么也没想到竟在一个拐角的地方直接撞上彭三鞭。

  原本只是打算出来探探消息的人一惊,糟糕家伙都没带出来!转身就要往回跑。但是很快的,齐铁嘴还没来得及跑上两步就被彭三鞭给抓住了。

  既然对上了,那就没办法了,齐铁嘴只好讨好地对着彭三鞭笑着,“彭三爷,麻烦让让,我路过一下。”

  不看还好,一看彭三鞭火就起来了,“就是你这个算命的!偷你彭爷爷的请帖,还在比武途中那么大声和尹小姐说话来影响我害我出丑!”

  听到彭三鞭的话,齐铁嘴理亏的缩了缩脖子,“这不是怕尹小姐听不清楚才大声点的,彭三爷您见谅,见谅。”看着在这样的情况下齐铁嘴还在和自己打着哈哈,火气一上来,顿时就是一下。

  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吗,彭三鞭你怎么比佛爷还不按牌路出牌!

  因为被揍了一下侧过脸去,这才让彭三鞭看清了眼前这个小算命的脸,没想到这小算命长的还不错。

  这时,彭三鞭一把捏住了齐铁嘴的下巴,左右瞧了一下,忽然露出一种意义不明的笑容,转身就拉着人往其他车厢走去。

  这种情况让齐铁嘴一惊,彭三鞭怎么还有这种嗜好!连忙拉着身旁的车厢门缝死活不走,奈何齐铁嘴那小身板怎么可能扛得住彭三鞭这西北大汉的力量,直接就被拖走。无奈之下,齐铁嘴只能一路上踢桌子踹门的,希望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听到外面的声响,正在闭目养神的陵端睁开眼看着身边的人,“大师兄!”

  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手指伸到嘴边示意陵端不要说话,待到声音过去,再睁眼凑到房门边查看情况。

  “我去通知他们,你在这里等着我。”说完陵越就出了包厢。

  “大师兄!”跟着追出包厢的陵端却没有再看到陵越的身影。

  看着门边守着的两个人,陵端一把药粉就直接让他们昏迷了过去。

  悄声在不被那群手下发现的情况下走到了装货车厢,一进门就看到彭三鞭要往齐铁嘴身上压过去。陵端顺手抄起旁边的玻璃瓶就往彭三鞭脑后砸过去。

  被忽如其来的一下子砸懵的彭三鞭回过头,就看到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自己身后。

  “敢打你彭爷爷!!!”他一把拉起那个人就往墙边上甩,紧接着手上的鞭子抽上去。

  眼看着不妙的齐铁嘴连忙一把推开彭三鞭,但还是无可避免的抽到了陵端手臂上面。

  看着碍事的齐铁嘴,彭三鞭一下就将人摔到了墙边,顿时齐铁嘴就失去了意识。

  “这边!”转身出门要去找齐铁嘴的张启山没想到刚走两步就看到一名身着蓝色衣袍的男子,忽然出现的人让张启山警惕地看着他。

  “在下陵越,早前在拍卖会上失礼了。”张启山这才知道原来此人就是当时一直在屏风后面的人,他朝陵越点了点头,“在下张启山”。

  “时间不多,我们边走边说,你要找的人在这边。”听到陵越这样说,张启山毫不犹豫地就跟着他往后方走去。

  只到走到了一处车厢,还没进去就看见门外倒着两个人,这时陵越顿了下脚步,低声轻呼一声,“陵端!”握紧手中的武器快步冲了进去。

  看见这个情况的张启山连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两人很快就解决了守在外面的喽啰。

  冲进里包厢的时候就看到彭三鞭举着鞭子要往陵端身上挥去,陵越眼神一凌,伸手一指,彭三鞭就被定住了。

  几乎同时进来的张启山,一眼就看到了失去意识的齐铁嘴,他两步上前一脚踹开彭三鞭,一记了结了那人的性命。

  “老八?老八……”听到呼唤声的齐铁嘴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回过神来就想起了刚刚救自己的人。

  看着眼前的人,齐铁嘴连忙问:“佛爷,刚刚救我的那位兄台呢?”

  张启山稍微移动了下身躯,齐铁嘴就看到那边一名男子将刚刚救他的人小心揽入怀中,连忙在张启山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拱了拱手,“感谢兄台舍命相救,在下齐铁嘴,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这边陵端听到齐铁嘴的话,抱歉得对着陵越笑了笑,然后对着齐铁嘴的方向说到,“在下陵端,齐兄你方才也救了我……啊!”这边话还没说完陵端就感觉到自己腾空而起,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抬头就看见陵越铁青的脸色,陵端伸手捂住手臂被伤到的地方,轻声道:“大师兄,疼……”

  听着陵端的话语,陵越叹了口气,对着张启山点了点头,“张兄,抱歉,在下师弟受伤了,我想先带着他离开。咱们后会有期。”话刚说完就直接消失在车厢内了。

  “他们还真是仙人啊。”看着齐铁嘴这呆愣的模样张启山就一肚子的火气,他一把将齐铁嘴拉到包厢里面,拿出怀里收着的二响环,“你为什么不带上?”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手上的手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摸着自己身上的口袋,这才发现自己暗袋里的二响环没了。他呵呵的笑了两声,偷瞄着张启山的脸色,连忙伸手就要拿回来,但是却被对方躲过。

  抢了两下都抢不到的齐铁嘴泄气地说:“佛爷,你这不是给了我吗?怎么现在又不给我了?”

  看着对方的表情,张启山不再说话,只是将自己手上的手镯脱下,强制性地带到齐铁嘴手上。

  “诶佛爷这不是你的那只吗,怎么给我戴上了?你把那只还给我不就好了吗?这只你一直带在身上,怎么可以给我了呢?”说着就要将手上的二响环给脱下。

  “你敢脱下我就一枪毙了你!”一听到对方低沉的声音就知道他动怒了的齐铁嘴也只好讪讪的收回了自己快要碰到二响环的手。

  眼看着他带上另外一只,正要开口的齐铁嘴却感觉到嘴唇上一阵柔软。看着眼前发大了的脸,齐铁嘴瞪大了眼睛。

  良久,看着对方的脸渐渐离开,齐铁嘴这才回过神用手掩嘴轻咳转过身去。方才那柔软的感觉却一直停留在自己的唇上,久久未能褪去。

  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坐立不安的齐铁嘴连忙站起身就要回去原本的包厢。

  “老八……”听到张启山的声音,齐铁嘴停下了脚步,“留在我身边,我会一直保护着你的。”

  仿佛被对方的话惊到,齐铁嘴一直不敢回过身体,“佛、佛爷……我先回车厢了。”说完就慌乱地逃了。

  回到车厢中的两人,却异与往常的模样。

  一直感受到来自身边视线的齐铁嘴不由紧张地拼命找话题。

  一边回应着来自齐铁嘴的各式话题,一边感受着气氛中的异常。二月红看着两个人的模样,叹了口气,不禁握紧了丫头的手。

  火车到站,看着来接车的张副官,齐铁嘴将尹新月一把推向了张启山车的方向,将行李丢给张日山,自己腿着回去了。

-----------------------------------------------------------------------------

MS:这里补充一下设定,越端两人是可以有能力让别人看不见他们的,只有他们觉得可以看见才能看见他们,为了避免麻烦,所以即使是认识的人见到他们也只会觉得似曾相识,并不觉得是自己认识的人。

评论(4)
热度(53)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