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

楔子() () () () () () ()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佛爷敬启

  新月饭店所取之药并不能治好我身上的病症,只能延缓死亡时间。但药物的副作用令我痛苦,故而不想再服用此药并将药全数退回交由佛爷保管。此期间若二爷前来求药万不可交给他。

                                                                                             丫头上

  看着手上的信件,再看看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两个人,齐铁嘴气得不打一处,拿着信件拍打着,“解九啊解九,你怎么这么糊涂,怎么可以让夫人就这么交出了药?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夫人少了药之后有个三长两短,佛爷和二爷一旦闹起来,整个长沙还有安宁日子吗?”

  听着齐铁嘴的分析,解九爷也不知如何回答,叹了口气转过身答道:“我给夫人留了药。”

  “药?什么药?上次你说的吗啡吗?”看着解九爷点了点头,“这药本来就是你告诉我们有依赖性的,现在你还留给夫人。用也是你,不用也是你。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鹿活草只是起效慢呢,万一夫人日后没事康复了呢?康复了之后又对吗啡产生了依赖性的话,你要如何对二爷交代!”齐铁嘴言之凿凿的话更是让解九爷无法回应,只能沉默对待。

  “够了!”一直不说话的张启山却在这时候怒吼了一句,被忽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抖的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能叹了口气坐到一边去。

  “张启山!你为什么要把丫头的药给拿回来!”没想到就在这时,尹新月闯了进来,在看着客厅的三个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愣住了,“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看到尹新月进来,齐铁嘴率先无视了张启山的视线站起来拱手道了句,“夫人。”听到齐铁嘴的问好,解九爷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着齐铁嘴道了句,“夫人。”

  原本是打算进来兴师问罪的尹新月却在此时发现了什么,大声地指着齐铁嘴的手腕问道:“为什么二响环会在你这里?张启山的手环怎么会到了你手上?”

  没想到对方的重点一下子偏移到这里,齐铁嘴不语,手下意识的去捂住了手上的手环。

  “够了!”忽然的一句话,整个客厅安静了下来。本想着欠她人情,既然尹新月喜欢让下人唤其夫人,张启山也就随她去了,却没想到她竟然还管到了自己的私事上了。

  “小葵!”吩咐派给尹新月的丫鬟急忙上前应道,“送尹小姐回房!我和八爷、九爷还有事要谈。”

  听到张启山要把自己带回房间去,尹新月直接对上了张启山,“我不要!为什么要我回房?”

  就在这时,张管家急急忙忙地走进来,低声地对着张启山说道:“佛爷,二爷带着夫人来了。”

  看着尹新月还不依不饶,张启山对着小葵大吼:“还不快去!”

  听到命令的小葵,连忙连拉带请地将尹新月请回了卧室。

  “佛爷,需要开门不?”看着怒气中的张启山,管家试探的问着。

  沉思了一会,张启山直接站起来就往外走。

“二月红在此求佛爷赐药!”看着跪在门外的人,张启山想起二月红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世界,能让我牺牲性命来保护,只能是她一人。什么国家,什么民族,如果没有她,于我有何意义?”

  “托药之人,情比天高!我张启山不能辜负她!”

  张启山快步走到门外,看向默默摇头的丫头,大声回应了二月红一句不再说话就往回走去,不再理会门外二月红的呼喊。

  “佛爷!她是我的丫头,我不能没有她!求佛爷赐药!!!佛爷!张启山!!!”看着二月红还在不断得拍打着门板,丫头一步一步地挪到了二月红的身边,“哥,我想回家,我们回去吧。”

  抱着心爱的人摇了摇头,“不!丫头!我要为你求到药!我不能让你离开我!”

  丫头使劲了浑身力气揪住了二月红的衣襟“哥,不要这样。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陪着你一辈子的,但是没有想到……”

  “我的一辈子,却不是你的一辈子。”

  听着丫头的话,仿佛失去呼喊的力气,二月红抱起丫头就这样离开了张府。

  感受到身体疼痛的感觉,陈皮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陈皮你醒了?”看着陈皮清醒过来,张日山连忙凑上去确认。

  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张日山,陈皮感觉到十分疑惑,“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边将陈皮扶起来,张日山一边解释,“是佛爷将你从陆建勋那里救了出来。”

  听到这话,陈皮忽然就将被子掀开,作势要起来,看着对方的动作,张日山连忙压住了他,“陈皮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不需要你们张家的人假好心!我回去了!”不屑于被张启山救的陈皮忽然就向张日山动起手来。

  接过忽如其来的攻击,转手就将人压制住了,张日山用巧劲将陈皮压到床上,他放低声音对着陈皮说道:“就当……是为了你自己,好吗?”

  听着张日山哀求般的声音,不知为何,陈皮忽然不想反抗。他放松了身体,算了,就当给自己放假吧。

  感受到手上压到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张日山松了口气。

  但是很快的,张日山就感觉到自己这口气松得太快了。

  “陈皮,我今天拜托了张嫂给你炖了汤,你试……”小心护着保温壶走进病房的张日山只看到了一片狼藉,却没有看到原本应该在病床上的人。他随手抓住一名护士,“病房里面的那个病人呢?”

  护士一下没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眼门牌,“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回想了一下,“啊,我想起来了,之前不知道为什么病人忽然就疯了似的将病房里的东西全部都掀翻,然后跳窗逃跑了。”

  “那他离开多久了?”还不等护士的话说完,张日山就打断了她的话。

  “他跑出去有一会了……诶!你的东西!”小护士连忙接住张日山塞给她的东西,看着跑远的人,她急得大喊。

评论(4)
热度(42)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