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十七

楔子() () () () () () () () () () () ()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黑色契约!

  二月红皱眉看着丫头,他不是不知道。

  先前坊间一直有一个流言,据说只要能签下这个契约,不止财富、权利、美色、性命、青春,甚至就连失去了的东西都能进行交换。

  对着丫头,二月红还是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了?”

  见到二月红也不知道的事情却被自己知道了,丫头带着笑意对二月红勾了勾手指,见他凑过来了,便在他耳边说起了悄悄话,“是之前小桃告诉我的,因为我一直呆在府里,小桃见我无聊的时候,就会告诉我一些坊间的故事给我解闷。”

  “她说啊,只要有了这个契约,什么都可以交换,你说会不会是真的?”问完之后,还略带期待得看着二月红。

  看着丫头稚气的表情,二月红笑着揉了下她的头发,“傻丫头,怎么可能?哪里会有这种契约。”

  想想觉得也是,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却被一阵咳嗽打断,丫头连忙拿起手帕就捂住了嘴。

  “丫头?丫头!”看着丫头的模样,二月红慌了,紧接着怀里人忽然身子一软,失去了意识。

  接住丫头倒下的身体,二月红带着人连忙往府里赶。

  回到府里一如当日那样,药不见了。

  二月红绝望地看着丫头,“丫头,药不见了……”

  丫头看着二月红摇了摇头,“是我把药还给了佛爷了。”

  “哥,你能陪陪我吗?”丫头看着二月红虚弱地说。

  听到妻子这样的请求,二月红含泪点了点头。

  坐在两人初识的地方丫头看着那个角落的面摊,问二月红,“哥,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

  看向丫头说的地方,点了点头,“当然记得,那以前是你爹摆摊子的地方。小时候每次在我练完功的时候,都会偷偷跑来你爹的摊子上吃上一碗面。”回想起小时候的趣事,二月红不由的笑起来,“想起来,你以前还经常在我面里加料什么的。”

  听着二月红说起儿时的事情,回想起来就仿佛发生在昨日。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丫头对自己呢喃着,“哥,我很幸福……”

  感觉到丫头的手松下了力气,二月红握住妻子的手越发用力。

  忽然,颈脖上一阵疼痛,二月红失去了意识。

  “二爷,二爷!”再次睁开眼睛,就只看见自己面前的是齐铁嘴和张启山。

  自己也还是在矿洞内,二月红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怎么一回事?”按揉着还在发疼的颈脖看着两人,“我不是还在长沙城内吗?丫头?丫头呢?”

  果然,听到二月红的话,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齐铁嘴开口解释一切缘由,“二爷你且先冷静,你并没有回到长沙城内,我们现在是被这地底下的某样物品梦魇住了,才会看见这样的情景。”

  “什么东西?”齐铁嘴的话让二月红立刻就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齐铁嘴。

  被吓了一跳的人连忙想要挣脱开二月红的手,“二、二爷,你冷静一点。”看着二月红放手松开自己,齐铁嘴连忙松了口气,“这不是现在就准备要去找嘛,顺着走下去应该就能知道这是什么了。”

  齐铁嘴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罗盘,四处查看并掐指算了下指向了一个地方。

  看着那个地方是一片墙壁,张日山连忙上前查看了一下,伸手一摸,摸下了一手的灰石,“八爷你是开玩笑的吧,这是墙壁诶。”

  “你这呆瓜,谁让你这样走的。”张日山的模样,齐铁嘴没好气的看着他。

  “那你说要怎么走?”看着面前的墙壁,用力按了一下,发现没用的时候,张日山这才回头问。

  “谁说要睁着眼睛走,我们闭着眼睛走!”说完就走到佛爷身边,“佛爷,既然这里容易陷入幻境,那我们闭着眼睛手牵着手走的话,那玩意就拿我们没办法了。”

  “都用布条把眼睛遮起来!”听完齐铁嘴的话,张启山就对着下面的伙计下了命令,接着就走到齐铁嘴身边,将他的手十指紧扣了起来。

  感觉到张启山动作的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对着正在绑起眼睛的人说:“大家记得一定不要松开前面那个人的手,以及拆开眼前的布。”

  一一确认过众人都用布条将眼睛遮住了,齐铁嘴这才转过身面向前方带着人走了过去。

  在众人感到自己走了许久之后,才听到齐铁嘴说了一声:“到了,大家都把布条摘下来吧。”

  摘下布条的众人睁开眼一看,就看见自己站在了一个青铜门前。

  “入此门者,当放弃一切希望。”读着门上的字体,张日山回头看向张启山,“佛爷,是这里,和那个老头跟我们说的是一样的。”

  张启山点头退开,看着伙计们用力地将门推开。

  “终于来到了熟悉的地方了,不用在那矿洞里摸来摸去了。”踏入门内看着四周的摆设,齐铁嘴松了口气。

  点了点头,二月红打量着四周的墓景,“只是,到底是什么人会在这么深的地方建设陵墓。”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张启山第一个就带头走进去。

  进去之后,就能看见房间四周共有着八扇门,其中一扇就是他们刚刚走过来的门。

  这时齐铁嘴从包里拿出先前张启山放在他包里的钢丝球,从里面绕出一根线出来绑着自己,然后将钢丝球递给了张启山。

  “佛爷,我先进去探路,等到我拉动丝线的时候,你们就一个接着一个跟过来。”看着张启山不赞同的表情,齐铁嘴拍了拍张启山肩膀表示让他安心,“万一丝线断了我还有这个呢。”拿出哨子在他面前亮了一下。

  随后就先一步走进了一个洞内。

  手握钢丝球数小时后,感觉手上的丝线猛地一拉,紧接着就松了下来。

  见丝线松下来,张启山握紧了手中的钢丝球。

  直到远处的一声哨音入耳,张启山二话不说就顺着丝线往洞里冲,一旁的张日山拉都拉不住。

  待众人顺着声音到了一个看似有着无数个洞口的房间时,齐铁嘴已经不见了。

  张日山看着张启山准备随便朝着一个洞口冲去,连忙上前将人拦住,“佛爷,你先冷静一下,八爷说过,即使是丝线断落,我们还能听着他的哨声前进。”看着张启山一脸冲动的模样,二月红也上来劝道:“佛爷,你就听老八的吧。他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这点你是知道的,相信他吧。”

  二月红的声音也让张启山稍微静下心来,等到再一次哨声响起的时候,队伍也开始加速。

  终于在第三个房间内追上了齐铁嘴。

评论(2)
热度(33)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