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黑色契约 五

 楔子() () () () () (

世界观:第八号当铺AU

-----------------------------------------------------------------------------

  再次睁开眼的齐铁嘴皱了皱眉头身体不自主往后一缩,看着眼前放大的脸,他感觉到有点不自在,转过身去,想要趁着那人还没醒过来悄悄得先躲开。

  “老八,你在干什么?”听到声音,齐铁嘴一惊,谁能想到这才刚坐起来那人就醒了。

  “佛、佛爷你醒啦?”看着那人坐起来整理衣服,齐铁嘴小心地说道:“我这就让店家再准备一张床。”说着就要窜出去。

  “不用,这床也有那么大了,再说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怕什么?”话刚落下,齐铁嘴就感觉到自己肩上一重,被人拍了一下,“走吧。”

  就是因为两个大男人同床共枕走出去才不好说啊。心里暗自叹气,看着眼前的人,齐铁嘴这才抬步跟上去。

  看着宴会厅的人来人往,齐铁嘴和张启山小声的在讨论着来往的人。

  正在打量着来往人群的张启山忽然感觉到衣袖被使劲揪着,“佛、佛爷!是断手李!我滴个乖乖!据说能通天意,能与鬼神对话,很受贵人追捧。不过他喜欢云游四海,居无定所,很难找的。”还在那边兴奋看见前辈的齐铁嘴却没有看见张启山那变了颜色的脸。

  “那你呢?你们是同行,是你厉害还是他厉害?”听到张启山的发问,齐铁嘴想都不想就挥了挥手回答:“当然是断手李前辈,齐家的绝学我也就只学了那么点皮毛,哪里比得上人家,再说了,就算我学会了齐家的绝学,在资历上也没有前辈那么厉害。”

  “那你以后会不会也忽然云游四海,居无定所。”被忽如其来的话噎住的齐铁嘴,张了张口,却没有回答张启山的这句话,只是继续四处张望。

  就在这时,看到相伴走出来的一对女子,齐铁嘴连忙拍了拍张启山,“佛爷你看,那对双生花名叫并蒂,这两也不知道从哪学得妩媚功夫,专勾男人魂魄。而且,是有钱男人的魂,佛爷你可得注意了,可别被她们给盯上,这要是被盯上了,非得剥你几层皮不可呀。”一边说着手上却还不安分的撩拨着张启山胸前的皮毛。

  看着他有意撩开话题,张启山忽然起了意思,一把抓住那不安分的手,往下一拉,紧紧握住,看着齐铁嘴,“那你呢?你那勾人功夫是从哪学来的?”

  感受到手上的力量,还听到那人的话,脸色一白,齐铁嘴连忙从张启山的掌中挣脱出来,“和你聊正事呢!这还别说啊,这里面出来的都是达官贵人,看来这次有不少好东西呀!不过,这彭三鞭算是什么角色?”

  看到齐铁嘴的模样,自己收起玩闹的表情也正色了起来,“西北彭三鞭。名声在外,见过的人并不多。所以这次我们的出现才没有多少人来搭话。”

  听到张启山的话,“佛爷你看,还是我厉害吧,还好我神机妙算选了彭三鞭,不过这次也是幸运,还好没遇到他的红颜知己、老相好什么的。”但是为什么在车站上的那一幕一直挥之不去……

  “是是是,八爷您神机妙算了。”好不容易夸奖了这人一句,却没有得到回应,“八爷?老八?”仔细打量着那人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张启山再次沉下脸色,拉起人就往回走了。

  回过神来就发现已经回到房间的齐铁嘴看着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张启山有点懵,“佛、佛爷,我们怎么回来了?”

  见到齐铁嘴回过神来的人,“见你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所以我就先带你回来了。”

  “那佛爷你有没有考虑到我们接下来的步骤怎么办?”齐铁嘴换个位置到张启山身边说道。

  点了点头,“我看你也发现了,这边的下人耳朵灵的很,估计整个新月饭店的声音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那……佛爷你说他们能听得懂长沙话不?”俏皮地看着对方眨了眨眼。

  看见齐铁嘴这小孩样,张启山笑着点了点头,“倒是可以试上一试。”

  得到张启山的同意,齐铁嘴有些得意,便抓起桌上的水果斜靠到沙发上一边啃着一边换了长沙话,“既然听奴的耳朵如此灵敏,那么要上去,更是实属不易。更别说,每个出入口还有守卫守着。”

  “不止守卫。”

  听到这话,原本还在啃着苹果的齐铁嘴呛了一下,连忙靠到张启山身边问:“还有?”

  “你刚刚应该没有留意到,守卫的棍子上都是带针的,那些针见血封喉,危险得很。”

“啊?”没想到还有这一茬的人微微张大了嘴巴看着张启山。

  “哥,我们这是要出来买些什么吗?”看着繁华的街道,丫头凑过去问二月红。

  点了点头,“老八今日给我消息,让我给他挑选一出戏好让他们晚上点戏,所以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好带你出来看看。总不能来了北平还天天窝在旅馆里面。”边说边握紧了丫头的手护在身旁。

  这时丫头仿佛看见什么有趣的事情,忽然笑了下,二月红好奇得看向了她,“怎么了?”

  知道不好太大声说话,丫头只能凑到二月红耳边轻声说道:“哥,你看那两人,居然还留着长长的头发,这好像戏中的打扮呢。”

  顺着丫头说的方向看去,就发现两位衣着怪异的人,虽说与身边的环境格格不入,但是二人透露出来的气息却是常人无法比拟的。

  只见前面的那位身着着紫色衣袍,一袭长发束起煞是好看,耳边一缕额发散落却带出了一丝活泼,给人感觉虽有一定年岁但尚不稳重,一双杏眼亦是好看的紧,唯一不足的就是唇间略带一丝青紫,脸上虽是苍白,但多了一分不正常的潮红,怕是身体不好。

  反观后面那位,一身湛蓝色衣袍,一袭长发干净利落的束于脑后,虽然看似行动不快,但在却能保持一定速度紧跟在紫衣男子身后就能看出此人乃习武之人,一身仙气逼人,给人一种六根清净,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但是在眼神上却是一直盯着紫衣男子看,见他脸色透出一丝潮红的时候,男子皱起了眉头,“陵端!”

  名叫陵端的紫衣男子一惊,像是很怕身后的人,僵硬回过身看着那人,仿佛是自己做错什么事情一般低头对着那人,“大师兄……”

  看着那人的表情,陵越叹了口气,算了,都是自己作来的。几步走到陵端身前,轻声说道:“好了,今日就到此吧。”

  “可是……”听到大师兄的话还不服气的陵端尝试着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你累了,再不回去的话明天就别想出来了。”看着那人透红的脸,陵越轻声得说。

  “别别别!我回去!不过……”计上心来,陵端也起了点小心思,“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着耍小脾气的人,陵越皱了下眉头,“什么条件?”

  “背我回去,不然我就不走了。”满心自信的认为自家大师兄不会答应的陵端却惊讶的看着那位自己一直仰望着的对象在身前蹲下。

  过了许久,没有感觉到那人的动作,陵越往后看了下,“你累了,上来吧,我带你回去休息。”

  回过神来的陵端红着脸趴到陵越身上,脸上红得不像话,让他也不敢抬起头了,只是悄声得说道:“傻瓜……”

  只是留心的看下两人的互动,却没想到在陵越背着人抬起身要走的时候却是对着二月红点了点头。

  看见对方的动作就知道此人绝非凡人的二月红连忙点头示意。身边的丫头看到这一幕也暗自咂舌,“哥,我们这是被人发现了?”

  看着身边的妻子,二月红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揉了揉丫头已经剪短了的头发,牵起妻子的手往前走去。

-----------------------------------------------------------------------------

MS:这里补充一下设定,越端两人是可以有能力让别人看不见他们的,只有他们觉得可以看见才能看见他们,为了避免麻烦,所以即使是认识的人见到他们也只会觉得似曾相识,并不觉得是自己认识的人。

评论(6)
热度(46)

© 南奎依 | Powered by LOFTER